清灵师 第三十六章

2019-09-26 03:33:00 来源: 鄂尔多斯信息港

清灵师 第三十六章

在莫言话唠的攻击下,玉清投降,告诉了他去浅月桃源的所在地,至于他能不能破阵进去,还得看他的本事。

莫言满怀激动的来到浅月桃源,心想这马上就能见到师傅,那个兴奋劲在他看到浅月桃源的五行八卦阵后,如同当头被交了盆冷水,透心凉有没有。同时在心里深深的鄙视着玉清,这货原来也是腹黑的主。

没办法只得破阵了,他才有动作,玉风就有所感觉,带这玉明一起出来查看,见是前几天出手相助的莫言,到也没有上来就上杀招,但脸色好不到那里去。你想想,如果有人不经你同意,强行要入你家的话,你会怎做,不直接动手已经是客气了。

莫言说明来意,两人脸色更黑,那个莫殇也不知道什么鬼,整日霸者师傅就算了,居然还限制他们看望师傅的时间,欠揍呢。好在师傅是站在他们这边的,并没有让他得逞,要不然就算是拼了这条命,也得让他滚出浅月桃源。现在又来一个,当他们傻呢,哼哼,绝不放行。

莫言好话说尽,两人都不为所动。他怎么觉得他的见师之路这么艰难呢,师傅啊,快来救救我吧。

就在三人焦灼不下的时候,姬千羽带着梦月来了。莫言看到姬千羽,就想是狗狗看到肉骨头,小花猫看到小鱼儿一样,激动又兴奋啊。

莫言:“千羽,千羽。”姬千羽眼高于顶的,走路时目不斜视,没看到离她不远的莫言。

她转过脸,面无表情的脸上带着一丝冷艳,而眉间朱砂更显妖艳。她盯着他,片刻后才有些不确定的说道:“莫言?”

莫言:“是啊,是啊,是我,你是来看我师傅的吗?”

之前秦时月告诉他莫言被放出来,她还有些不相信,后来他去十八层地狱,莫言确实被接走,她又去了仙界,正好碰上莫言在闭关,她也不好打扰。如今再见他,恍如隔世。“你怎么会在这?”他是仙啊,不是应该在仙界待着的吗?

莫言:“是神尊让我们来的,现世妖魔横行

清灵师  第三十六章

,我们来维护六界和平啊。”

姬千羽:“我们,还有谁?”其他话她都没有听见。

莫言:“莫殇,他也来了。”

姬千羽身体微不可察的摇晃了一下,她等了这么多年的人,终于肯出来了,只不过,如果不是因为白浅月,他怕是永生永世都不会出现的吧。有时候想想,她也真可悲,爱上好朋友的徒弟,爱也就爱了,她也不会逃避,还好,莫殇并非对她无情,如果没有白浅月,他们也算的上是恩爱和睦。而她努力了万年,也及不上白浅月分毫,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事情,只要有关白浅月,他就可以抛弃一切,抛弃她,白浅月被罚,他自责自己没有保护好她,囚禁自己自我惩罚一般,从未为她考虑过半分。有时候她真嫉妒白浅月,可她也知道,这跟她无关,如果因这个埋怨与她,她也太无辜,罢了罢了,这段感情,她付出的太多,也太过疲惫,不是不爱了,只是没力气了再去努力了,一切就顺其自然吧。

莫言跟着姬千羽大摇大摆的进去了,留下玉风玉明两两瞪眼。

已经千年没见,如今再见莫殇,她心里固然激荡,却也可以不显露分毫了,眼前这个人倒是没什么变化,容貌依旧,清冷依旧,与记忆中的他,并没有差别,可她却是变了,冰冷妖艳如她,再不复千年前的清新模样,心也跟着变的冷硬起来。

莫殇从白浅月房门出来,抬头便看见了姬千羽,他脑袋空白了几秒,然后心里冒出一股酸涩的喜悦感。千年了,除了师傅,他想念的人,就在他的眼前,他想上前给她一个拥抱,却见她眼里没有丝毫的喜悦,木然冰冷如同看陌生人一般看着他。他的心顿时如坠冰窖。

莫殇:“千羽,你还好吗?”他冰冷的声音中颤抖不堪。

姬千羽:“有劳挂心,我很好。”在没有你们日子里,我很好,好的不能再好。

莫殇:“千羽,我。”他欲言又止,不知该从何说起。

房间里忽然传来白浅月的怒吼声。“莫殇,你个混蛋,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她想起身活动一下筋骨,却发生自己的手脚都被法术给禁锢了,火冒三丈差点没直接掀了房顶。

玉月:“师傅,他也是为你好,哎呀,师傅你别乱动,一会膝盖和手肘处又该流血了。”她这个师傅也太不老实了,老是动来动去,结痂的伤口会因为她大幅度的动作崩裂流血。

莫言听到白浅月的声音,直接就冲了进去,他才没时间在这看两个人眉目传情呢。“师傅。我来了。”他眼里还噙着了泪花。

白浅月:“你又是什么鬼?”一个莫殇已经够她受的了,又来一个,还让不让她活了。

莫言:“我是莫言,师傅,我来帮你解开禁锢,莫殇那个混蛋,也太不知道怜香惜玉了。”

白浅月禁锢被皆,心情也没有那么差了。“你就是莫言。”

莫言:“师傅,你记得我,是不是,我就知道,你没忘记我。”他拥着他,喜极而泣。

玉月见有人沾她师傅便宜,这还得了,直接一掌就劈了过去,劈的莫言头晕眼花的,直直的倒在了地上。“色狼,占我师傅便宜,看我弄不死你。”

莫言:“小师妹,我冤枉啊。我就是看到师傅太激动了,才忍不住去抱的。”他艰难的爬起来。

玉月:“谁是你小师妹,一个个都上赶着认师傅,安的什么心。”

莫言内心咆哮着,这几个师弟师妹都不是省油的灯啊,他这是遭了什么孽哦。一个一个挨个收拾他。“我真的师傅的徒弟啊。”

姬千羽见莫殇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心里又是生气又是失望,索性不去理他,进了白浅月的房间。看到她脸上红一块黑一块的,她急忙冲上前去,摸了摸她的脸。“这怎么搞的。”

白浅月压根就不想说自己被雷劈的这件事。“被火烧的。”

玉月:“被雷劈的。”

白浅月狠狠的瞪了玉月一眼,被雷劈很光荣吗?

阳泉治疗盆腔炎医院
阳泉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阳泉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阳泉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阳泉治疗阴道炎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