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错了

2019-07-14 02:41:39 来源: 鄂尔多斯信息港

我眼见她,便感觉她很内向,就像当初的我一样,我想帮她改变,以为她就和当初的我一样,等待有人带自己出孤独。

我开始接近她,和她聊天,甚至把自己的伤疤揭给她看,而她没有一丝改变,也没有给我一丝安慰,可那又如何,我知道孤独的痛苦,想拉她一把,让她不再孤单。

我开始找话题、找笑话,然后时间告诉她,希望她脸上的笑容可以多一点;那天,下课我在手机上看了一个笑话,忍不住在课间,拿出手机了,而她淡淡的说了一句:“不要玩手机。”

顿时,我的满腔热情,像是突然被水浇灭,我想扯一个微笑,但脸已经僵硬。

或许,我有种执着吧,我今晚又去找她聊天,我说,之前发笑话的人近不发了,而她百般关怀,她说,他是不是家里出事了。

我不知道,我竟不如一个外人,我自撕伤疤,她无言,好像我从未说过,我的盔甲估计太坚固了,让自己变得百毒不侵,而他们也信以为真。

或许,我错了吧,我不应该用一己之力妄图改变他人,我不该自以为是,或许这样才。

慢性细菌性前列腺炎是什么
昆明治疗癫痫好的专科研究院
昆明治癫痫病的价格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