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剧本穿一遍 17.应对

2020-01-16 16:23:31 来源: 鄂尔多斯信息港

每个剧本穿一遍 17.应对

微凉以为自己听错了,皱眉问到:“你确定是周书记?”和周连长传个闲话,她还能理解,但是关周书记什么事?她和周书记除了公事私下基本没交集……

“槐香村虽然姓周的不少,但是周书记只有一个,再说他们传闲话不可能连人都弄错。”

董京燕直接说:“趁着现在这话还只是在知青中传,要赶紧澄清才好,不然等知道的人越来越多,再想澄清就难了。”

俗话说: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微凉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但是只有先把造谣的那个人揪出来,然后再把事情闹大,让所有人都知道是那个别有用心的人造谣、捏造的子虚乌有的事,才能在如今这个信息不发达的年代撇清微凉,不然悄悄解决问题什么用都不顶,以后她都会背上这个名声,若是被人告发,那就更惨了!

“其实想要知道是谁造的谣并不难,只要弄清楚我这次做了工分记录员,挡了谁的路,谁最恼火就知道了,而这个人选我倒是已经有了两个,一个是村长家的李三妮,一个是我同宿舍的王丽娜。”

赵勇说:“王丽娜?咱们知青点就这么些人,我一开始听见这个话的时候就悄悄问是从哪传出来的,竟然查不到最先说这话的是谁。”

“总归是那么几个人,先打听王丽娜和李三妮吧,越快越好。”微凉说完直接道:“李三妮那边我来问,但王丽娜为人清高,即使我们一个宿舍她也不怎么跟我说话的,还得赵哥问。”

遇见这种糟心事本身就不痛快,尤其是回到宿舍之后,陈萍还冷嘲热讽:“有些人仗着自己长的漂亮,尽干一些恶心人的事,人家周书记都那么大年纪了也能勾引,还要摆出一副清高样,如今羊皮被揭下来,露出狐狸尾巴了,果然这人就不能强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然连老天爷都看不过去。”

陈萍指桑骂槐、幸灾乐祸,微凉完全看在眼里,但是很意外的这次她没有跟陈萍争辩,这叫陈萍更是觉得因为自己说的童飒心虚了,那中得意和快活任是谁都能看的出来。

微凉只问:“你听谁说的?”

陈萍下意识的看向身边的王丽娜,然而瞬间又回头斗志昂扬的对微凉说:“我爱听谁说就听谁说,难道我说的那个无耻的女人是你?所以你才问我?”

微凉却把陈萍的反应看在眼里,很多时候人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最真实的反应,还有王丽娜表现的实在太过寻常了,尤其是这件事还跟她有关系,再怎么说想要工分记录员这个活计的人是王丽娜,但她却仿佛一点都不关心微凉被奚落一样,而陈萍就像是那个在前面冲锋陷阵的无名小卒,这些日子以来她除了爱在微凉面前叫嚣,要说干了什么事,估计也只有推了微凉一把那次。

董京燕从洗漱完毕回来就听见陈萍这么句话,瞬间怒道:“陈萍,你嘴巴放干净点!”

陈萍哼了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想通过她接近赵勇,我劝你歇了那份心思,赵勇才不会喜欢你!你再巴结她都没用!”

董京燕气急,扬手就要打陈萍,微凉赶紧把人拉住了!

“你对我怎么样,我自己心里面比谁都清楚,何必跟她计较?”

微凉把董京燕劝回来,然后收拾了一下自己换下来的脏衣服,打算拿到外面去洗,顺便叫上了董京燕。

董京燕却因为陈萍那句话有些心不在焉。

半晌她才欲言又止的说:“你就不想问问吗?”

“问什么?问你是不是真的像陈萍说的那样,对我好是为了接近赵勇?”

“……对。”

微凉在陈萍的帮助下才从井里面打了一桶水:“你对我那么好,把我当自己妹子一样,我难道还感受不到你的真心假意?再说就算你真的是那样,我又有什么损失?顶多是一腔真心错付。”

董京燕有些哭笑不得:“会不会用词啊你!说的好像我是个负心汉一样。”

又过了半晌她才低头小声说:“我是挺喜欢赵勇的,但是对你好,是因为你这个人,跟别人没有关系。”

叫董京燕松口气的是微凉没有追问她喜欢赵勇的事,反倒说起来王丽娜:“王丽娜来槐香村几年了?”

“第四年吧!”董京燕想了一下说。

微凉拿棒槌打衣服:“她家里面什么情况?”

“我也是偶然有一次听周书记和村长说的,你知道我是咱们一组的副组长,跑腿办事的,那会就是在公社办公室门口听的。”

微凉看看周围,除了天上的月亮就没什么人,果然外面说话最安全。

“她家里头可能还和71年上面那位的事有关系,反正似乎就是牵连其中,我只听村长说王丽娜可能这辈子都回不到城里,要在槐香村进行劳动改造。”

微凉没再问什么,上面那位叛逃即使过去了几年也是让人不敢多说的,王丽娜家里如果和那位扯上关系,那可真是……就算等到78年的时候给这些年受到迫害的人,也不会轮到王丽娜家里,似乎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但微凉却一时间想不到那个点子上。

第二天是个艳阳天,秋老虎很是厉害,微凉吃过午饭正要去找李三妮,周连却过来了。

微凉因为腿没好利索,中午都是董京燕给她打饭,吃完就在就在公社办公室稍微休息一下,此时见到周连长微凉很是诧异。

周建国却直接严肃的说:“被人传了闲话为什么不跟我说?”

微凉笑了一下:“没多大事,再说他们说的又不是真的,我何必着急?”虽然这位周连长看着很热心也很可靠,但是遇见那么多渣男的微凉可不敢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别人。

“你知道不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假如传开了你的名声就没了!若是有人去告发你,可能以后你的材料就永远留下污点了!”周建国厉声说道。

微凉哪里能不清楚,她心里面早就有了猜测,只不过这些人她都信不过,所以不说罢了!

“多谢周连长关心。”

如同一拳打在棉花上,周建国忍不住抓了微凉的肩膀想把她掰过来,正在这时候公社办公室的们却被从外面推开,看到里面情形一下子愣了!周建国看他的眼神立即意识到不妥,才发现自己的手还在微凉肩膀上。

石河子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西院预约挂号
东莞牛皮癣
南充哪家牛皮癣医院好
榆林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