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天录 第二章 黄狗泪

2020-02-15 22:22:01 来源: 鄂尔多斯信息港

扶天录 第二章 黄狗泪

这是一个不大的村落,一眼可以看到尽头。尽头有大石林立,一群孩童在这些大石上玩闹。大石后面是高耸的悬崖。

“哇

,有人来了,有人来了!”随着一声惊呼,数位半大的孩童抬头向着村头眺望。荒林无尽,零星村落之间很难互通,故此见到外人来,是一件很不寻常的事情。

“不是人,不是人,你説错了。”

“怎么不是人,那你説是什么?”先前开口的孩童伸手朝鼻子上抹了一把,不服气。他目光敏锐,隔着很远的距离,从古树掩映之间,就能发现村外有人靠近。故此确定自己不会看错,那是一个人。

几个孩子都瞪大了眼睛,想要看个明白。此时,来者已经闯入村头的那片古树林,古树分外茂密,来者被完全的遮掩,消失不见。

“一定是兽!你见过能走这么快的人吗?”

几个孩子一时哑然,这个理由他们都反驳不了。刚才看的明明白白,那道影子速度很快,怕是连村中能追猛虎的彭爷都比不上,他们自然不相信世间会有这样速度的人。

“啊!这么快的兽若是闯入村子还了得?我们快回去报信!”有孩子担忧。

“不用怕,你忘记了我们身上的兽皮是怎么来的了吗?管他是不是兽,都没有办法闯过那片古树林!”

提起此事,几个孩童立刻露出欢喜的神情,紧绷的心放了下来。两年前,一只大兽欲闯村子,结果被困在那片古林中,莫名死去。老人们都説,那古树林不简单,是村子的守护神。料想这一次,哪怕真的是大兽,也难以幸免。

“嗯!我们不用怕。”

“好几天没有吃肉肉了,我都馋了。大兽的肉肉简直是人间美味。”

“我觉得还是先告诉彭爷、牛爷他们。万一闯过来了怎么办……”

“鼻涕娃,不可能闯过来的。你怕啥,就数你胆子最小了!”孩子们笑道。

“别叫我鼻涕娃,我叫四合!”最先发现状况的孩子脸色一红,反驳道。不过这反驳明显没有力量,因为説话间他又抹了一把鼻梁。自从小时候养成了这样的习惯,已经十二岁了,还是没有改掉。

看着四合的窘状,众人发笑,紧张的气氛所剩无几。

“大家想不想去看那兽到底是怎么死的?”一个孩子满脸的好奇。他们自幼就在村子周围的古林中戏耍,从没遇见过怪异的事情,故此实在想不通那里会有什么样的力量,可以杀死强横的大兽。

几人听闻,赞成不已。每个人都对古林充满好奇,可惜除了在里面迷路之外,没有发现过什么特别的事情。

最后,最壮实的那个孩子也diǎn头,叮嘱道,“进去之后大家不要乱闯,一有不对劲儿就立刻返回村子!”

孩子们听老人説起过荒林之中的很多事情,有些就像是天方夜谭,难以想象。而这古林,村子里没人能説得清,哪怕一直保护着村落,也不能不警惕。

“还是不要去了吧……”四合发呆,他还是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是一个人,绝对不是什么大兽。而且大人是禁止孩子们去那里的。

“哎呀,走啦!”

“如果遇见了危险,我会保护你的。哈哈!”

一群孩子,最年长的也才十三岁出头,最小的才三四岁。就这样迈开脚丫子,向着村头跑去。

“你们要去哪?”村头一个壮汉看见孩子们跑过,放下手中的活计,抬头问道。

“牛爷,我们……”听见这个声音,孩子们脚步顿时慢了下来,支支吾吾。他们不会説谎,却又不敢説出实情,説出来肯定要挨训。大人叮嘱过很多次了,古树林不是他们该去的地方。

“牛爷爷,俺们要去古树林看大兽。”一个小豆丁儿咿咿呀呀。他还小,故此对于牛爷没有什么惧怕。

“什么!”牛爷腾的一下子站直了身躯,神情严厉的吓人。大步上前给了领头者一个爆栗,“你们反了天了!”

牛爷怎么也忘不了,曾经有一个年幼的孩童,就是这么走进古树丛,闯入了荒林,一去不复返,再也没有出现过……

那是一个好孩子。

当然,村落中的每一个孩子都是好孩子。都不能有事。所以绝不能让他们乱来,不能让他们涉险。

这一声厉喝,吓得一群孩子腿肚子哆嗦,有个胆小的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孩子挨了一个爆栗,低着头,不敢直视牛爷的眼睛。

“快给我説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另一个老人显然很疼爱孩子,走上前来隐隐将牛爷挡开。因为他明白,以牛爷的脾气,这些大孩子头上少不了都被敲出几个爆栗。

孩子们七嘴八舌的讲了一通,这些大人们的神色越来越阴沉。尤其是牛爷,脸黑的如锅底。

“你们真的看见有大兽闯入了古树林?!”牛爷仅剩的一只手臂明显绷紧,发问的声音有些颤抖。

“那不是大兽,我看见的是一个人!”

“人?什么人会来闯我们的村子!”不知为何,听闻不是大兽。牛爷的神色非但没有放松下来,反而更加的沉重。

“你胡説,哪有那么快的人。”

“就是,肯定是兽,大兽。”

……

孩子们小声的嘀咕。

几个大人相视一眼,皆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沉重。根据孩子们的描述,那极有可能根本不是大兽。体型这么小的大兽村子周围基本没有。

“走,我们进去看看。”牛爷招呼几个壮年,准备进入古树林看个究竟。他对古树林的了解,比这些孩子不知多了多少,就是真的遇见大兽,也不至于毫无招架之力。

一行刚走到古树林之前,村尽头的石洞中闯出几个跌跌撞撞的人影,其中一人冲着村子便大呼:“不好了!我们遇见了赤虎白!”

听见这呼声,众人心头一紧,脸色更加阴沉了。

七八个人影快速从石洞中出来,穿过大石,奔回村子。他们是外出打猎的族人,而今各自身上都带上严重的伤势,显然刚经历了惨战。

“彭爷,彭爷为了救我们,独自将兽引开……”几人神色难过,急促的説道。

“什么!”众人一下子炸开了锅。

赤虎白是一种凶物,相传属于白虎遗脉,一身赤色长毛,近乎刀枪不入;四肢白色的爪子破坏力惊人,一抓之下,参天古树也要倒下!彭爷独自引开这等凶物,其境况之凶险可想而知。

“召集村中所有壮年,拿上最尖锐的武器!就是死也要给我把彭爷救回来!”有人在咆哮,顿时整个村子都忙乱了起来。

“可是这里……”

“可是什么,都给我回村子好好待着!谁敢乱闯,族规处置!”有人想説什么,被牛爷打断,孩子们吓得不敢再多言。

然而不待众人离开,村头古树林中一道影子冲了出来,来者手持一把雪白的利刃,破烂的衣衫烈烈飞扬。

真的是一个人。

而且,他竟在如此短的时间里闯过了古树林,就在此时,进入了村落之中!

他很小,比手中的利剑都高不了一分。

可给人的感觉,却一diǎn也不小。

村中的男女老少一下子愣住了,连孩童都安静下来,不可思议的盯着那个衣衫破烂的人。

在众人皆发愣之际,村中的大石上,一只大黄狗如狼一般,仰天嘶吼。发疯似的向着闯入村落的人而来。

隐约可以看见,在大黄狗的双眼之间,垂下了晶莹的泪滴……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