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位迪士尼公主诞生公主团的前世今生图

2019-07-12 23:03:57 来源: 鄂尔多斯信息港

第十一位迪士尼公主诞生公主团的前世今生(图)活动资讯

公主文化 让公主们团结起来 既然罗马城不是一天建成的,那么自然的,迪士尼也不会初就萌生了“公主团”(Disney Princess)的设想。 相较于迪士尼其他历史较为“久远”的主角系统,“公主团”是个年轻的品牌。2000年初,时任迪士尼消费品部总裁的安迪·穆尼(Andy Mooney)提出了将已有的6位独立、零散的公主(白雪公主、灰姑娘、睡美人、小美人鱼、贝儿和茉莉公主)整合成一个“系列人物形象”的想法。在他看来,这些公主完全满足了成为品牌的条件——她们“既能被扩展至不同的业务类别,又能引起全球观众的共鸣”,并“与迪士尼的品牌价值一脉相承”。于是,在2001年,这6位不同年龄、不同血统、不同性情,却同样传递着真、善、美的公主们集结到了一起,开始抱团作战。 抱团至今的十多年里,“公主团”依靠不断加入的新鲜血液,成为继“米奇鼠”和“小熊维尼”后,迪士尼王国的第三吸金大户。截至2010年,公主们已从无数姑娘手中卷走了四十多亿美元,全球市场则遍布着2.6万多种“公主物件”。就像穆尼预测的那样,在某一特定阶段,所有女孩都会萌生出“只要每天打扮得像迪士尼公主,穿着金拖鞋,那就都是好日子”的想法。他看准的是“低龄市场”的刚性需求和“熟龄市场”为满足前者做出的让步,而事实上,“大人们也想偷偷地重温一场公主梦”。 这是“王子们”无法享受的待遇。迪士尼创造的王子(以及充当王子角色的平民),要么直到时刻才匆匆现身,要么等待公主的救援,总之,无论他们是否俘获了公主的心(好吧,他们俘获了),都无法依靠的个人魅力折服观众(说白了就是消费者)。几乎所有受迪士尼“公主文化”熏陶的儿童都曾相信,在每一张柔软娇嫩的面孔下,都有一颗耐得住寂寞、受得了折磨、经得住负荷的心——这才是迪士尼真正扭转了“公主”在传统童话中固有形象的要义。 文化圈对沃尔特·迪士尼的感情很复杂,有人认为,在将童话改造成“流水线艺术”的事业上,迪士尼本人无异于传播福音的“使徒”,却也因为他的过于狂热,流露出了一丝邪教的欲望。 让童话和童年亲密接触 我们还是从头说起。在人类学家尼尔·波兹曼的着作《童年的消逝》中,他毫不犹豫地写道:“如果我们把‘儿童’这个词归结为意指一类特殊的人,他们的年龄在7到17岁之间,需要特殊形式的抚育和保护,并相信他们在本质上与成人不同,那么,大量的事实可以证明儿童的存在还不到400年的历史。” 原因在于,在医疗技术落后的年代,儿童的夭折率决定了“童年”的长度,当半数以上的儿童不能活到青春期的时候,童年的概念也就不存在了。没有童年,便没有童话传播的土壤,几个世纪以前,那些幼小的生命体无论在那一个方面——言谈、生活质量、穿着打扮、工作量、所受教育——都与成人无异。对这些儿童来说,童年是虚无的,他们对童年的认识仅仅停留在“我还小,做不到大人那么好,但我们吃喝穿用得一样”,直到印刷术在欧洲出现,文字的普及和知识的传播才让成人与儿童间的区别日渐明显。我们所熟悉的,也是迪士尼屡试不爽的改编原型——《格林童话》——在1812年出版时,名字叫做《儿童与家庭故事集》,看,它其实和童话没什么关系。 因此,早期的“童话”与其说是“童话”,不如说是写给擅于阅读的阶级的话本。这也解释了为何当下的人们能从彼时的童话里解读出丰富的外延(比如睡美人象征的“恋尸癖”,小红帽象征的“性诱惑”,贝儿象征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蓝胡子象征的“SM倾向”),因为诸如《格林童话》这样的文本,原本就不是为了孩子而写。原版《格林童话》中的公主,如果剔除掉其中色情、变态、暴力、诡计等成分,你会发现,她们集中体现的乃“等待男性救赎的”女性形象,这些美丽绝伦,温柔谦和,期待被追求,并以嫁给贵族为荣的公主,与迪士尼日后塑造的形象间,隔了几个世纪的距离。 当然,公主们来到沃尔特·迪士尼手里,情况就变得可商可量了。这个野心勃勃的男人,从焦灼不安的20世纪30年代起,开始了一场漫长的清洗运动。他为“童话”开辟了一块纯净无瑕的疆土——有“童年”的儿童,并借由童话之手,以革命性的技术创新,将美国式的乌托邦情结输送给五湖四海的“下一代们”。他大刀阔斧地砍掉了原着里的异端色彩,重新填充、包装,端上台面的是一个个闪闪发光的完美角色,其中,就包括公主。 《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左图)和《仙履奇缘》(右图)的初版海报。评论界普遍认为,《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问世,标志着“迪士尼将传统的德意志童话彻底转变成了一件独特的美国事物”。 让优良传统半途而废 尽管我们或多或少地能从早期的迪士尼公主身上看到诸如“守贞、受缚、渴望恩赐”等男权观念下的产物,但中后期,尤其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公主们,还是顺应女性地位提高的事实,被赋予了能动性。贝儿、茉莉、宝嘉康蒂、木兰与爱人间的性别特征几乎是逆转的,她们更愿意在不放弃爱情的前提下,去体验世界,去聆听某种“智慧之神”(如阿拉丁里的灯神)的教诲,从而自我丰富。 在完美的情况下,童话的意义,在于帮助儿童处理成长过程中的内心冲突。迪士尼的公主们做到了一半——我们相信,一定有孩子曾在观影时,不自觉地把内心里各种力量的冲突投射到故事中角色的冲突上,也一定有孩子会因为这些公主们的遭遇,缓解了心理上的紧张感,甚至于,我们可以肯定地说,从这些公主的身上看到了人类纯洁的灵魂的人不在少数。但作为商品的“公主团”,没有继承迪士尼童话的优良传统。在迪士尼乐园,小姑娘们只需买一套华丽的礼服,穿上糖果色的美鞋,往镜子前一站,就能百分之百复制“公主”的形态和幻想。不费吹灰之力地变身公主,这大概就是迪士尼卖给全世界的一个白日梦,流水线下的“公主团”,以及其他“系列人物形象”,都不过是童话深陷“永劫回归”的困境——至此,“公主团”的壮大,终于变成了沃尔特·迪士尼一个人的胜利。 公主档案 SNOW WHITE 生日:12月21日 国籍:德国 出身:具有皇室血统的公主 1937年 白雪公主 动画:《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 导演:戴维·汉德 性格:心性纯洁、举止优雅、信任他人 爱人:白马王子 宠物/朋友:七个小矮人 公主心语:“事情不顺利的时候要怎么办呢?噢,唱歌吧!” 英勇事迹:在继母皇后的嫉恨中,勇敢地逃离王宫。 闪光时刻:白马王子的轻轻一吻,令她死而复生。 故事出处:“洁版”格林童话之《白雪公主》 CINDERELLA生日:4月7日 国籍:法国 出身:漂亮的乡村姑娘 1950年 灰姑娘·仙蒂公主 动画:《仙履奇缘》 导演:克莱德·杰洛尼米、威尔弗雷德·杰克逊、汉密尔顿·卢斯科 性格:勤劳善良、乐观聪慧、敢于追求理想 爱人:迷人王子 宠物/朋友:小老鼠葛斯和杰克 公主心语:“梦想是你的心许下的一个愿望。” 闪光时刻:在魔法的点化下,灰姑娘美若天女,她乘坐南瓜马车来到宫殿,穿着水晶鞋与王子翩翩起舞。 故事出处:法国作家夏尔·贝洛的《灰姑娘》 AURORA 生日:1月29日 国籍:法国 出身:史帝芬国王和王后的女儿,真正的公主 1959年 睡美人·爱洛公主 动画:《睡美人》 导演:克莱德·杰洛尼米 性格:聪明、浪漫、喜爱结交朋友 爱人:菲力王子 宠物/朋友:三位仙子和森林里的动物 公主心语:“真爱可以战胜一切。” 闪光时刻:王子望着沉睡中的公主,忍不住亲吻了她,这时,沉睡了一百年的公主竟睁开了眼睛,随后,整个城堡都从沉睡中苏醒过来。 故事出处:法国作家夏尔·贝洛的《林中睡美人》 ARIEL 生日:11月17日 国籍:丹麦 出身:人鱼王国的七公主 1989年 小美人鱼·爱丽儿公主 动画:《小美人鱼》 导演:罗恩·克莱蒙兹、约翰·马斯克 性格:爱冒险,敢于追求幸福,拥有世上美的歌喉 爱人:亚力克王子 宠物/朋友:比目鱼小胖 公主心语:“只要敢想,敢做,不怕困难,就算不可能的梦想也能实现。” 英勇事迹:为了能与心爱的王子在一起,小美人鱼用歌喉与巫婆交换了一双人类的腿。 闪光时刻:用歌声唤醒了在暴风雨中昏死过去的王子。 故事出处:安徒生童话之《海的女儿》 BELLE 生日:9月27日 国籍:法国 出身:漂亮的乡村姑娘 1991年 贝儿公主 动画:《美女与野兽》 导演:加里·特洛斯达勒、柯克·维斯 性格:爱读书、爱思考、乐于助人 爱人:野兽王子(La Bête) 宠物/朋友:一只名为菲力的马 公主心语:“我们又在一起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英勇事迹:当野兽俘虏了贝儿的父亲后,她甘愿用自由来换取父亲的生命。 闪光时刻:在贝尔说出“不要离开我,我爱你”后,魔咒解除,野兽恢复了王子之身。 故事出处:法国民间传说,后由博蒙夫人改编成《美女与野兽》

微店如何推广
扫一扫二维码_点击进入微商城
小程序是什么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