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血脉 第43章 计划

2020-01-16 22:06:25 来源: 鄂尔多斯信息港

王国血脉 第43章 计划

塞尔玛露出深思的神色。

老伯爵向后轻轻一靠,下意识地看向头顶的云中龙枪石刻。

“诸位!”纳泽尔朗声开口,吸引着大厅里封臣们的注意,一点也不像一个老人:

“六年了,在天生之王的威势不再时,因为各种各样的破理由,龙霄城的所谓平衡、均势、和平、默契,”纳泽尔面色疲惫,仿佛自言自语:“早就被打破了。”

大厅里为之一静,这番话让许多人都陷入了沉思。

“最有实力的六位封臣,围绕着努恩陛下遗留下的权力空位,相继决裂。”

其他四位伯爵齐齐一动,除了克尔凯廓尔伯爵之外,其他三人却都下意识地避开了里斯班扫来的目光。

“一边,我们这些伯爵,都怀疑大权在握的里斯班独揽政局,隔离女大公,试图架空努恩陛下留下的伟大遗产。”

“而另一边,里斯班则坐在摄政的位子上,痛恨我们在先王逝世后不听号令,一盘散沙的自私自利与明哲保身。”

塞尔玛怔住了。

纳泽尔冷冷地看着脸如寒冰的里斯班,眼里透露出失望与痛恨。

“稍微小一些的家族,则在自己的领地上保守而治,在这种对峙中战战兢兢,左右逢源,唯恐踏错一步。”

封臣们里传来的嗡嗡声略略一静。

“而灾祸与天空王后的降临,天生之王的突然逝世,包括查曼王在此地的蹊跷加冕,又在民间搅动了多少风雨,闹得人心惶惶?”

塞尔玛轻咬下唇,下意识地看向泰尔斯。

纳泽尔转向女大公,语气颇为难堪:“您独身未婚,而身份敏感的星辰王子又常伴宫廷,不知道引发了多少流言蜚语,污人耳目。”

塞尔玛一动不动地盯着泰尔斯——但泰尔斯只是低头看着地砖,尽管伊恩几次跟他挤眉弄眼地暗示。

纳泽尔的眼里闪现痛心与愤怒,让人难辨真假:“更让人痛心的是,六年来,龙霄城以外的人看到的,却是曾经权倾一时,威势无匹的沃尔顿家族直系血脉,除了一位孤女,已经乏人继承的事实。”

“于是乎,在共举王座离开龙霄城后,查曼·伦巴那样的野心者贪欲渐起,祈远城的‘长发’库里坤·罗尼日趋桀骜,向来交好的烽照城不闻不问,戒守城等地对我们态度含糊,其他大公治下下的地方贵族,跟我们的封臣矛盾唯有越发频繁。”

纳泽尔伯爵不忿地抬起头,从椅背上直起腰来。

他冷冷地道:“更别说南边的帝国人邻居,不知他们在背地里庆祝了多少次这座城池的没落。”

泰尔斯挠了挠脑袋,依旧装作不知道。

纳泽尔的语气越来越严厉:“女士,六年了,失去了努恩陛下,龙霄城再也无法凝聚到一起。我们从云端跌落谷底的尴尬和不忿,失落和痛苦,难道作为女大公的您,真的一点都看不到吗?”

“我们的所谓均势和平衡,早就在六年前那场惊天动地的剧变中,随着先王陛下,彻底破碎了!”

大厅里的气氛从诡异变得沉重。

里斯班黑起了脸。

泰尔斯深深地呼出一口气:这位纳泽尔伯爵……

不愧是在努恩王手下,为他服务多年的人杰。

如果他不是站在他们的对立面的话。

在女大公苍白的脸色,以及诸侯们深思的眼神前,纳泽尔满面痛心地摇摇头:

“现在,女士,您明白您的婚事代表着什么,明白您有一位强而有力的丈夫代表着什么,明白您和您的家族有了健康可靠的继承人,代表着什么了吗?”

纳泽尔面色严厉,须发怒张,他的这一番话说得女大公停滞在了上一个表情上,哑口无言。

“这是否是对您不利的牺牲与代价?也许,”纳泽尔扫视了全场的封臣们一眼:“但这是否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当然!”

塞尔玛则难以置信地看着纳泽尔,似乎不知如何反应。

“我们尊敬您,女士,”老纳泽尔伯爵的表情恢复了恭谨,他向着女大公鞠躬:“但我相信,展现这种尊敬的最佳方式,就是真真正正地把您当作龙霄城的统治者,把一城大公应该面对的事实,该付出的代价与牺牲都亮在您的面前,无论那多么令人不悦而难受,无论那是困境,还是障碍——婚事只是其中之一。”

塞尔玛颇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似乎真心实意的纳泽尔伯爵。

“而非把您当作扯线傀儡一样,装饰齐全后锁死在深宫里。”

“而非以‘为了您好’为名,自诩为遮风挡雨的乔木,理直气壮地切断您与这个世界残酷一面的所有联系,”纳泽尔轻蔑地扫了一眼脸色发青的里斯班摄政:“我们需要的是一位能守护、驾驭龙霄城的大公,女士。”

“而不是一个名为大公的,用来装饰龙霄城的花瓶。”

“纳泽尔!”里斯班眼神一厉:“你说什么?”

“他只是说出了我们的心声罢了,‘首相’大人,”林纳伯爵冷冷地回复:“我实在想不到,有什么样的摄政官,会在六年的时间里,把我们的领主和封君当作一国公主来教养,即使她是个女孩,但她也是龙枪家族的最后直系血脉。”

里斯班捏紧了拳头,他身后,护卫着女大公的陨星者则脸现红晕。

泰尔斯肩部一重:伊恩靠了上来。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六位封臣之间的关系,”伊恩轻声在泰尔斯耳边道:“可是啊,这位里斯班摄政大人,这六年里,他待在英灵宫里,究竟是在给你的小女孩儿挡刀呢,还是引箭呢?”

你问到最要命的地方了,子爵阁下。

泰尔斯深吸一口气,把心里的那个猜想强行压了下去。

“现在,是时候打破那个花瓶了,女士,”纳泽尔伯爵没有理会里斯班,他再次向着女大公鞠了一躬,眼中炯炯有神:“碎裂的瓦片也许会刺痛您的皮肤,但唯有鲜血才能洗涤北地人的内心——即使您只是女孩儿。”

泰尔斯听着纳泽尔的话,突然涌起一阵熟悉感。

在这一瞬间,他突然意识到,也许这位纳泽尔伯爵,或者其他的四位封臣,他们并不像普提莱所说的那样,都是私心自许的权臣,也并不像里斯班所警惕的那样,都是在努恩薨逝之后,蠢蠢欲动的诸侯。

泰尔斯的目光扫过老谋深算的里斯班,掠过沉稳的纳泽尔,颇为友善的赫斯特,沉默的克尔凯廓尔,冷酷的林纳,口无遮拦的柯特森。

恰恰相反,努恩王为他的继任者留下的,也许是一个足以重续龙霄城辉煌的班底。

只是,这一班底却经历着努恩王过早逝世,而留下的最大意外……

一位女大公。

泰尔斯担忧地看向塞尔玛。

女大公只是怔怔地看着伯爵。

似乎没反应过来。

也似乎无话可说。

“纳泽尔家族的族语有言:高贵者背负,统治者必有牺牲,”纳泽尔冷冷地道:“您想要维护家族的荣誉,守住龙霄城的威名?当然,但与此同时,代价必不可少——这就是您和您的命运。”

“塞尔玛女士。”

谁也不知道,那一刻,全神贯注的泰尔斯王子却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他恍惚地想起,许多年前的那一天。

想起在那个昏暗的墓室里,那个沉重而威严的声音:

【你,做好准备了吗?】

【在被冠以璨星之名开始……”

“为星辰而战,为星辰而死,以及……】

泰尔斯猛地睁开眼睛!

就在全场都为纳泽尔伯爵的话语陷入寂静的时候,一声熟悉的痛叫再次打破了沉默。

“诶诶诶痛,痛,痛……”

大厅里的目光再次纠结而不满地看向同一个方向:祈远城的继承人,伊恩·罗尼子爵阁下,正夸张地大呼小叫,一边摩挲着自己的小腿,一边不忿地看着身边的泰尔斯。

若无其事的泰尔斯默默收回他的脚,仿佛根本没有踹过伊恩的腿。

“又怎么了?”柯特森伯爵的怒气几乎要满溢出来:“小丑阁下?”

女大公和封臣们也纷纷看来。

伊恩叹了一口气,无视着祈远城使团死命向他打来的暗号,无奈地耸了耸肩,换上一副悠闲的笑容。

“抱歉打扰一下,”小罗尼阁下站了起来,做了个终止的手势,满怀歉意地笑笑,似乎他真的很不好意思:“你们谈得热火朝天,但是有谁还记得本来的正题,记得自由同盟,记得,记得……我们才是重要的当事人吗?”

六位伯爵微微一怔。

“对的,”伊恩眉飞色舞,看着大厅里的诸位,像是教导小朋友单词一样,手舞足蹈的同时比出口型:“祈——远——城……”

另一侧,祈远城的使团成员纷纷叹息,低下了头颅,不再抱任何希望。

泰尔斯摇了摇头。

来了。

他抬起头,跟台阶上的塞尔玛对视一眼,还以一个安心的微笑。

没事的。

就像许多年前一样。

“不,”柯特森伯爵丝毫不吃伊恩自以为幽默的那一套,“我只知道,一个自以为是的小丑在昨天侮辱了整个龙霄城,今天又嬉皮笑脸地来跟我们求援,要我们出兵拯救他们。”

看着直立场中的伊恩,封臣们冷眼以对。

“求援?”

“拯救?”

伊恩挑起了眉头,似乎有些惊讶。

但下一秒,他就露出一个“原来如此”的恍然神情,然后咧嘴大笑。

“哈哈哈哈哈,”大笑着的伊恩一边摇头一边挥手,好像听到了最不可信的谣言:“不不不,我想,诸位,包括女大公在内,也许都误会了我的意思。”

女大公以下,六位伯爵们纷纷露出奇怪的神情,其余十几位封臣也齐齐皱眉。。

“事实上,我从头到尾,就没说过什么‘出兵’,”伊恩无辜地耸了耸肩,微不可察地朝着身侧的泰尔斯眨了眨眼:“而我代表祈远城,也并不是来向龙霄城求援的。”

话音落下。

泰尔斯清晰地看见:大厅里,几乎所有的贵族们都微微愕然。

连祈远城的使团们也不例外,亡号鸦甚至向着身侧的老博尼露出一个夸张的“什么”的嘴型。

这也是女大公的反应。

“什么?”塞尔玛惊诧地道。

“战争的事情,我们自己就能解决,”伊恩毫不在意地甩了甩手:“您说得很在理:连自由同盟的那帮废物都解决不了的话,岂不是太丢北地人的脸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

大厅里的贵族们纷纷对视着,仿佛不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最重要的六位伯爵陷入了深思。

“但你们正在全境拉拢盟友,孤立国王,”纳泽尔伯爵若有所思:“一旦陷入不能速决的战争,祈远城大公那些共同抵御国王的呼吁,就都变成空谈了吧。”

“噢,我真的只是来请女大公在对国王的谴责信上签个名,”伊恩笑面依旧,他举起一根手指,在空中轻摇:“但相信我,我们不需要你们出兵。”

纳泽尔下意识地向着里斯班看去,却发现他的老朋友和老对手只是闭口不言。

有些不对。

“那祈远城……”座上的女大公眉头轻蹙:“你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伊恩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整个人严肃起来。

他转过头,环视了疑惑的诸位封臣一眼。

“二十年前,在我的祖父病重,诸侯相疑,封地不稳,父亲焦头烂额的时候……”

缓缓叹息的伊恩,随即用铿锵有力的语调,悍然开口:“面对自由同盟的反叛,在白山甚至康玛斯人悍然插手的重重压力下,努恩陛下英明决策,毫不犹豫地派遣苏里尔王子领兵西征,助战祈远城。”

伊恩表情悲怆,向着座上的塞尔玛深深一躬:“此恩此义,罗尼家族永铭心中。”

封臣们看着子爵阁下不同以往的表现,在心中漫起无尽的不解。

塞尔玛向泰尔斯扫了一眼。

伊恩直起身子,眼里露出崇敬和激动:“而那场战争铸就了沃尔顿家族的荣耀:无论是自由同盟的军队,还是康玛斯暗中派遣的雇佣兵,抑或白精灵的精锐部队,他们面对龙霄城,面对埃克斯特的举世强军时,皆一触即溃,远不能当。”

泰尔斯听得暗暗好笑:说得好像你亲眼见证过二十年前的事情一样,十九岁的伊恩阁下。

“女士,您的父亲和祖父,哦,也包括诸位一同西征的家族,”伊恩向着封臣们微微一笑:“你们把龙霄城和龙枪家族的威名播撒在黄金走廊上,震慑康玛斯,逼退白精灵,影响至今。”

“那是您祖父的史绩,是您父亲的战功,是您家族的光辉与荣誉。”

陨星者尼寇莱微微咧嘴,台下的亡号鸦蒙蒂则默契地耸了耸肩。

纳泽尔伯爵皱起眉头:为什么他要说这些话……

难道……

“但我也看得出来,伟大的龙霄城正在困境中,”他的表情与方才痛心疾首的纳泽尔伯爵如出一辙:“方才的一幕让我忧心不已:您想要循着父祖的足迹,守护家族的荣耀,却迫于龙霄城的形势,寸步难行。”

“沃尔顿家族无奈蒙尘。”

除了里斯班以外的五位伯爵表情越来越难看,眼神越来越惊疑。

“但是没有关系!”

伊恩捏紧拳头,用力地挥舞了一下。

祈远城的子爵阁下毫不犹豫地踏前一步:“您的这份遗憾,就由我,罗尼家族的继承人,祈远城的伊恩·罗尼来弥补吧。”

女大公不明所以地看着他,眨了眨眼睛:“啊?”

泰尔斯低下了头:很好,一切按计划进行。

希望不出什么意外。

可是,明明是计划中的步骤……

可是心里这点微微的不爽,究竟是怎么回事?

泰尔斯不自觉地收拢了拳头。

只见伊恩眼神坚毅,话语铿锵:“塞尔玛,请宽心:我会代表祈远城,率军踏上你父亲远征过的道路,携带着龙枪家族的旗帜,背负着您家族的荣誉,出战自由同盟!”

他突然改变对女大公的称呼,让许多人心中一惊。

“我将以沃尔顿家族以及罗尼家族的名义,教训那帮同盟的废物,重新我们的历史,把云中龙枪旗和骑士律典旗再一次插上自由堡的城头,让所有找得到的吟游者吟诵属于我们,属于埃克斯特的伟大胜利!”

“我将告诉我们的敌人,塞尔玛·沃尔顿,努恩王的孙女,苏里尔王子的女儿,”伊恩表现得就像个狂热的新兵:“已经收回了属于龙枪家族的债务!”

面对他咄咄逼人的眼神,女大公略显惊慌。

意识到什么的纳泽尔伯爵咬着牙道:“够了,伊恩阁……”

但伯爵没能打断伊恩。

“请您放心,沃尔顿家族的光荣不会因为龙霄城没有出兵而逊色半分,”伊恩深吸一口气,眼里尽是亲历史诗搬到自豪和激动:“因为不久之后,所有人都将知道,这场战争不仅仅是埃克斯特对自由同盟的战争。”

“它更是我,是祈远城的伊恩·罗尼,为了龙霄城的塞尔玛·沃尔顿而打的战争!”

整个大厅轰然沸腾!

尼寇莱不得不再度主持秩序,压下封臣们充斥着不满和不解的喧哗,尽管他的脸色也很糟糕。

“等一等,”女大公似乎终于感觉到了不妙,她结结巴巴地道:“伊恩阁下,你这是……”

“而在光辉的胜利之后,我将带着重现您父祖功绩的光荣回返,”伊恩理也不理表情惊愕的塞尔玛,只是一味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呼出一口气,从“狂热的斗士”瞬间变成了“温情的诗人”:

“当然,届时,请好心的您答应我一个请求,一个让我自觉卑微而不堪的请求。”

“请,请求?”塞尔玛脸色一白。

第一次,她跟座下六位同样脸色难看的伯爵对视了一眼。

仿佛只有到了这一刻,他们才是站在一起的人。

伊恩伸出双手,温柔地向着座位上的女大公示意:“这是祈远城的回报,更是我的诚意,塞尔玛。”

“我将用这场伟大的战争,来赢取接近你的资格——此时此刻,在封臣离心,领地内讧的时刻,我是唯一能够维护您家族荣耀,也是唯一守护了您身为大公威信的人。”

塞尔玛跟同样措手不及的伯爵们交换了无数眼神,艰难而尴尬地抬头道:“你是说……”

伊恩的身边,泰尔斯王子脸色僵硬。

他的拳头越来越紧。

这只是计划。

没什么。

这只是计划。

冷静,冷静,泰尔斯。

他对自己说。

伊恩再次踏前一步,远远望着塞尔玛,脸上浮现出如在梦中的渴望。

仿佛那是他唯一的追求。

“让我带着荣耀,从此继续守护你,好姑娘,”小罗尼阁下柔和而婉转地说清他的来意:“让祈远城,成为您最强而有力的后盾与底牌。”

这一刻,大厅里真真正正地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伯爵们面如土色。

“请让罗尼家族和沃尔顿家族真真正正地站在一起,重现辉煌。”

带着最渴慕和最温柔的眼神,伊恩的话语激动而颤抖:

“从此,您和您家族的荣誉,由我们来共同守护。”

“美丽而高贵的塞尔玛·沃尔顿女士,”年轻的伊恩竭力压抑却难掩激情,他抚着心脏,轻声开口:

“嫁给我吧。”

这一刻,伟大的英雄大厅里,上至女大公和六位伯爵,下至其余封臣乃至卫兵的人们,尽皆目瞪口呆,惊诧莫名,仿佛看到了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一幕。

除了泰尔斯。

表情冰寒的星辰王子,正死死盯着伊恩的腿,攥着拳头。

几乎要把手心抓破。

算了,我还是直接发出来好了。

(握拳)从今天起,我要做一个勤奋码字的人!

(本章完)

北京肛肠医院电话预约
武汉博仕肛肠医院有哪些医生
贵州哪家医院癫痫病看的好
沈阳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
河南治疗宫颈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