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邪君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太白风云决

2020-01-16 21:40:24 来源: 鄂尔多斯信息港

绝世邪君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太白风云决

然而,紫玲莎的动作,却彻底激怒了孔鸾,他和尹冰鸣之间,一直有一个罕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他和尹冰鸣其实是亲兄弟,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在他三岁那年,他原父秦战死在沙场上,母亲带着他改嫁尹家,后来和尹冰鸣同时进入风域。

两人关系并非像其他同母异父的兄弟那样糟糕,反而两人出奇的融洽,一直都是孔鸾在明,尹冰鸣在暗,这一路走到风域的顶端,其中经过多少艰辛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如今,尹冰鸣就这样被紫玲莎斩杀,他一时怒火攻心,差一点让他晕厥过去:“冰鸣!!!妖女,你敢杀我弟弟!我要你不得好死!”

“是他自己找死。”

紫玲莎冷漠的瞥了眼孔鸾,没有半点愧疚,在她看来,无论什么背景什么人,尹冰鸣利用秦石,那早就形同是死人了。

孔鸾狠狠的捏紧拳,尹冰鸣死了,陵墓之宝被夺,这一切都叫他压制不住,身躯猛的爆射出去。

轰!

风之领域,从他掌心中咆哮而出,像一只困兽突然挣脱牢笼一般,产生极为凶残的无形的冲击力,连带着陵墓周边的壁画上,都被留下道道半米深的划痕。

“玲莎!”

秦石微微吃惊,这孔鸾的力量和刚才比,简直强大了不是一星半点。

而这时,在狂风怒卷下,紫玲莎竟十分从容的回过身,冲着他温柔的一笑:“别担心我,这里交给我,你先和皓月他们离开吧,我很快就会追上你们。”

“我……!”

秦石张了张嘴,但突然几道身影将他包围,一众炼狱弟子不给他反驳的机会道:“圣女说的没错,你不了解圣女真正的实力,放眼神域之祭之中还没有人能伤到他,所以你留在这里只会拖她的后腿,叫她还要分神来保护你。”

闻言,秦石猛的攥紧拳,他也知道这几名炼狱弟子说的虽然苍白,却是话粗理不粗,先不说紫玲莎能否胜过孔鸾,就算是不能,以紫玲莎用毒的手段,想要离开的话,孔鸾还没本事阻拦他,但如果他也在此,孔鸾以他为人质,要挟紫玲莎的话,事情就真麻烦了。

现在的情况,除非能够使用九龙潜渊,否则他根本不是孔鸾的对手,然而以他此时的身体状况,是根本不可能支撑住第二次轮回武学的。

想到这,他不甘心的握紧拳。

最终,他只留下句:“我等你来找我。”然后,他冲着皓月两人招手:“我们走!”

将那光团收起,他裹紧黑袍,冲出陵墓。

皓月和孔贤慧相觑一眼,也不好多言,只是各自叮嘱下紫玲莎,这才齐身随秦石离开陵墓。

望着那远去的背影,紫玲莎杏眼中露出罕见的温存,用只有她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独喃道:“我会的,我还要看着你,一步一步走到那个位置……不将你送上这大陆的舞台上,我是绝对不会离开你的!”

然而,秦石离开,则是惹怒孔鸾,他眼神狰狞的低喝声:“想走?没那么容易!”

“大天风魔掌!”

起手式,撕碎空间的漩涡从五指间虎啸,孔鸾冲着秦石三人的方向就猛击而下。

砰!

然而,一道倩影一晃而过,紫玲莎的美眸因秦石离开,渐渐变的森冷起来了,毅力在秦石的退路处,撩拨玉手,紫色的雾气腾然升高,化为凶残的紫色巨兽,冲着孔鸾猛扑而上。

“没人能够挡住他前进的步伐,你的对手,是我。”紫玲莎淡淡道,一道较弱的倩影,此时却犹如巨人一样,一举将整个陵墓的退后封锁。

砰!

砰砰砰!

紫色狂兽和孔鸾的风掌碰撞,孔鸾的虎躯明显一颤,被那紫色狂兽给生生逼退,叫他不禁懊恼:“该死的!”

“妖女,你找死!”

孔鸾双手暴起,轰一声,他身下的大地顿时就碎裂了,塌陷下去上百米深,在这个虚无的碎空之中,他一人悬浮在风沙乱石之中,周遭被银白色的狂风覆盖。

看见这幕,众人都是心生惧意。

“这……这是什么力量?”

“好凶残。”

李岩和风域弟子瞳孔皱缩,几乎是瞬间,连他们都恐慌起来:“这,是那招?大哥要用那招?”

“妖女,是你逼我的!”

孔鸾双臂举高,漫天的狂风将巨石汇聚在他头顶上,连陵墓中的那座祭坛瞬间都崩塌了。

“太白风云决!”

几个字几乎是从孔鸾的牙缝中吐出。

“风域三大极致武学之首?太白风云决?”

“这,这武学,已经有轮回级别了吧?”

“嗡!”

突然,陵墓中寂灭了,瞬间好似时间都静止一样,跟着紫玲莎也是黛眉轻蹙,旋即她美眸变的凝素起来。

顿然,轰!轰轰轰!接连的爆响贯射陵墓,沿着孔鸾的身前升起无数银光,在那银光左右是燃烧的狂风,足足有上千道之多。

那力量,是叫众人所震撼的。

“妖女,去死吧!”当银光横扫,孔鸾五官都扭曲的冲紫玲莎怒喝。

轰!

瞬间,那千道银光就爆射出去了,紫玲莎则是千道银光的目标,她一人守在陵墓的出口处,一时间已经是无处可躲。

她美眸猛的泛起惊色,接连从她周身传来滚滚狂响,千道攻击无差别的全部击中她。

轰隆隆!

整个陵墓剧烈的狂颤起来了,一股凶残的冲击波,如猛虎般扑击而上,秦石三人在离开陵墓的路上,都是不禁的为之震撼,停在原地,回首望去。

那陵墓中,此时已经被废墟所堆积满了。

“她会没事的。”看出秦石的担忧,孔贤慧在旁边安抚道。

秦石咬住唇,心中十分混乱,最后才用力的点点头:“我知道,我相信她的。”

言罢,他才强忍那份犹豫,毅然决然的回过身,三人继续的踏空而行,一举冲出陵墓的洞口。

而在陵墓深处,这里已经没有半点之前的恢弘了,硕大的空地上被乱石堆积,漫天风沙,荒诞废墟。

砰!突然,一道狼狈的倩影,从废墟中缓缓站起,她全身上下都被血迹所染红了,只是尽管如此,她的美眸仍是淡漠如冰。

从这倩影的玉手上,一道没有半点生机的身影被托起,旋即她无所谓的朝废墟中扔去。

如果有人在此,一定会被这一幕惊呆吧,那身影上穿着风域的道袍,一脸不敢置信的惊容,叫他临死也未能瞑目,不正是:孔鸾吗?

没人相信,也不会有人知道,那最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但结果就是紫玲莎在那轮回武学下,生生将孔鸾击杀。

“一切挡住他去路的绊脚石,我都会一块一块,将其斩出!”

放眼硕大的空地里,最终就只剩下紫玲莎一人,她冷漠的哼声,摇摇欲坠,离开陵墓。

……

神域之祭的陵墓中,在短短的瞬间发生了太多,那种惊天的变故,注定写入这次神域之祭中的记载中。

在陵墓之外。

咻!咻咻!

连续三道身影,破空而出。

为首的,自然是裹着黑袍的秦石,皓月和孔贤慧稳步的跟随其后。

三人马不停蹄的离开陵墓,一直隐匿到陵墓外的幽林中,这才缓缓的停下身来。

停下身,秦石仍是忧心忡忡的朝陵墓方向望去。

“她说过会来找你的,就一定会来的,别担心。”皓月拍了拍秦石肩膀,笑道:“说实话,她对你的付出,真的是无微不至了,你自己可能感觉不到,但我们这些作为旁人的,都是能够深刻的感受到。”

秦石心中顿时刺痛一下,狠狠的攥紧拳。

紫玲莎对他的好,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只是,他已经有了那三个女人,一直是在装糊涂而已,何况紫玲莎也没有对他表明过心意。

看出秦石的为难,皓月摇摇头:“你也别多想,她对你所做的,你只要自己清楚就好,起码别叫人家的心意付之东流。”

“真的,有时候真挺羡慕你,她对你做的不单单是好,更多的是她无私的支持,只要是你选择的,她都坚定不移着。”

“我知道。”沉吟了半响,秦石长叹声。

“你知道就好。”皓月又拍了拍秦石的肩膀,旋即倒也没在多言,只是道:“对了,离开陵墓了,你现在可以看一看,你手中的那个陵墓之宝了。”

“也叫我瞧一瞧,我还没见过陵墓之宝是什么样子呢。”一提到陵墓之宝,皓月压不住心中的激动。

当然,换做谁,恐怕都控制不住吧,毕竟那可是放眼八域都要为之癫狂的极致之宝。

秦石深吸口气,也是点了点头。

他要知道,究竟是什么,在一直不停的呼唤他。

“啊!!!”

然而,就在他欲要将那光球取出时,一道尖锐的娇喘声突然从幽林中响起,这叫他和皓月两人猛的皱起眉。

秦石凝神静气,念力扩张出去以后,一抹森寒冷意顿时叫他脸色铁青起来,将伸入怀中的手掌再度取出,辗转凶狠的紧紧握起,吱吱作响。

“看来,有人不允许啊。”

军海医院董洪昌
浦江县人民医院
长春如何治疗牛皮癣
海口牛皮癣怎么治
泰安医院治疗男科哪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