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百亿产业园工程烂尾投资方施工方政府三

2019-10-13 04:41:54 来源: 鄂尔多斯信息港

  湖南百亿产业园工程烂尾 投资方、施工方、政府三者陷纠纷

  湖南省郴州市重大项目 汝城晟泰生态产业园(专题阅读)在经过两年多的开发建设后,终因投资建设方资金链断裂停工烂尾,超过千亩的土地撂荒。而该项目的投资方、施工方和当地县政府也陷入了 罗生门 ,久拖不决。

  近日,实地调查发现,汝城晟泰生态产业园工地早已没有任何施工迹象,超过千亩土地撂荒,空留裸露的黄土和杂草,何时重启还是未知数。

  湖南汝城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一位宋姓负责人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晟泰生态产业园一期路工程实行BT融资代建模式,由湖南省晟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 晟泰投资公司 )引入深圳市湘恒达实业有限公司(下称 湘恒达公司 )形成联合体进行施工建设, 由于多种原因,路工程在2013年8月22日全面停工至今。

  停工烂尾、投资建设方退出造成的遗留问题还在进一步发酵。当地多位施工队负责人告诉,湘恒达公司在汝城拖欠的保证金、工程款、建筑材料款和农民工工资等款项金额达1300万元左右,涉及100多人,多方反映一年多至今没有得到妥善解决。

  据了解,汝城县相关部门已成立晟泰生态产业园问题处置工作领导小组,汝城县公安局经侦部门已对湘恒达公司涉嫌合同诈骗立案侦查,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根据调查统计,初步掌握了湘恒达公司发包工程所收取路面、绿化、亮化土方等的保证金共计725万元,拖欠工程款328万元左右。 湖南汝城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表示。

  不过,湘恒达公司一位不愿具名的谢姓负责人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却表示,造成目前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在于汝城县政府违约在先,并单方面解除了合同。 与政府签订的BT合同条款没有实际还款来源及还款保障,使融资得不到实际保障,迫使我司资金链断裂,公司全面处于瘫痪状态。

  百亿工程烂尾

  当地官方资料显示,汝城晟泰生态产业园是汝城县政府与晟泰投资公司合作开发的建设项目,规划5000亩,总投资100亿元,其中期1000亩,投资20 亿元, 旨在为粤、港、澳地区产业转移提供优质平台,将打造成湘、粤、赣边际区域承接产业转移地,湖南省承接产业转移示范性生态园区,湘南三市产业转移的。

  然而,历经两年建设后,这一百亿重点工程终走进了 停工烂尾 的死胡同,并导致超过千亩的土地撂荒。

  9月22日,在晟泰生态产业园项目看到,偌大的工地没有任何施工迹象,空留裸露的黄土和杂草,一块 加大招商引资力度,推进工业强县战略 的大幅宣传牌孤独地树立在路边。

  在空旷地带,当地村民正在晾晒采摘的辣椒。据村民介绍,这一片原来是低矮的荒山和田地,几年前被政府以2万多元每亩的价格征收建设产业园, 热闹了一阵后就没了动静,停工已经一年多了。

  上述宋姓负责人告诉本报,汝城晟泰生态产业园是汝城县政府与湖南省晟泰投资有限公司合作开发的建设项目,一期路工程实行BT融资代建模式,由晟泰投资公司引入湘恒达公司形成联合体进行施工建设, 由于多种原因,路工程在2013年8月22日全面停工。

  关于工业园区路工程停工原因,湘恒达公司谢姓负责人表示,因为政府征地严重滞后导致工程难推进, 窝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 ,并终在2013年8月资金链断裂工程终停工。 资金链断的主要原因是,作为政府BT项目,由于政府还款来源不明确,没有担保导致融资资金得不到保障,政府从未正面答复,故停工到现在。

  不过,湘恒达公司 征地滞后导致项目进展难 的说法遭到了汝城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的否认, 2012年底政府就已经征收了1000多亩土地,并未对湘恒达公司路项目建设产生不良影响。

  而作为项目投资建设方,湖南省晟泰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彬彬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公司已从晟泰生态产业园项目中退出,具体情况不便透露。

  投资方、施工方、地方政府三者纠纷不断

  项目停工的背后,还带来了超过1000万元资金问题悬而未决,并持续引发施工工人的维权行动。

  据多位施工队负责人介绍,在2012年至2013年期间,湘恒达公司采取欺骗的手段与多方签订施工合同和承包合同,并收取了巨额的保证金,项目停工后至今未返还,而施工队前期垫资产生的工程款和材料款一直未能结算,涉及的相关人员有100多人,多方反映一年多至今没有得到妥善解决。

  后来经过了解,湘恒达公司完全不具备做这个项目的实力,是个典型的皮包公司。 承接路工程的廖建阳告诉, 而在对工业园招投标之前,政府曾经派遣了一个规模不小的考察团赴深圳对该公司进行了实地考察,让人疑惑的是,这样一个空壳公司怎么能够通过考察并且中标。

  据廖建阳介绍,当初正是因为项目是政府财政投资项目,才放心地进场承包工程,然而至今有340万元保证金交给湘恒达公司未能讨回。

  获得的一份湖南汝城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报告显示,湘恒达公司 2012年9月13日出具虚假报告,隐瞒340万元工程保证金的真正缴款主体,欺骗县领导,将缴入县财政国库集中支付中心的工程保证金骗出,数额特别巨大,属于采取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当事人财物行为。

  该公司将工程保证金骗出后,当天将160万元转移到了深圳市天科科技有限公司账户,另外的180万元通过7次往返账户转移,终转入了晟泰投资公司账户,属于隐匿工程保证金的诈骗行为。 上述报告指出。

  廖建阳表示,2013年3月4日,双方达成协议,约定今年5月4日前退还340万元保证金本息,但湘恒达公司终拒不退还。

  今年5月24日,由于湘恒达公司严重违约导致项目无法推进、未交纳履约保证金、向他人收取巨额工程保证金拒不退还等原因,湖南汝城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汝城县顺兴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已解除与湘恒达公司签订的《汝城县鑫泰源工业园基础设施建设框架协议书》及《晟泰工业园基础设施建设 移交(BT)项目合同书》,并要求湘恒达公司退还工程保证金,清算工程款,退出施工场地以解决遗留问题。

  查询工商资料显示,汝城县顺兴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为汝城经济开发区所属的投资公司,主要负责汝城经济开发区园区开发建设,公司法人代表李贤飞同时担任汝城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

  湘恒达公司拒绝前来汝城签收解除合同的公告,只好采用了寄送的方式。 上述宋姓负责人告诉, 目前,已明确了工程款资金来源和支付主体,待工程量及工程款款项明确后,将优先解决民工工资发放和实际垫资施工的工程队投资资金。

  据了解,汝城县相关部门已成立晟泰生态产业园问题处置工作领导小组,汝城县公安局经侦部门对湘恒达公司涉嫌合同诈骗立案侦查,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湖南汝城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表示, 根据调查统计,初步掌握了湘恒达公司发包工程所收取路面、绿化、亮化土方等的保证金共计725万元,拖欠工程款328万元左右。

  我们还是希望继续能把这个项目做下去,但政府没有担保,无法抵押融资,导致1.2亿元的融资款夭折才终导致现在的局面。 对于上述数据,湘恒达公司谢姓负责人并未否认,保证金退还和工程款结算会尽力解决,不过其同时坦承,由于资金链断裂,自己已无力解决,现在寄希望于政府尽快按BT合同结算,以便处理遗留问题。

武安小说网
芯片
绿色生活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