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少女的异界大冒险 第584章 某夜精灵长老の超电磁炮(喂!)

2020-01-16 13:40:06 来源: 鄂尔多斯信息港

狼少女的异界大冒险 第584章 某夜精灵长老の超电磁炮(喂!)

水属性斗气变异,并不像火风土三种属性斗气变异一样,很明显地在攻击力、各类速度或者加速效果、以及防御力这样的单项属性上给予斗气很明显的加成,不过水属性斗气变异却拥有最为特殊的一种特质——它赋予了斗气和真正的水流一样“再塑形”的能力。

作为拥有水属性变异斗气的七阶斗气英雄,水属性给斗气带来的再塑形属性被迪加托克应用得无比纯熟,尽管看起来似乎只是仓皇之间的反击,但迪加托克却仍旧打出了一记令绝大部分对手都会防不胜防的二段远程攻击。

不过这一次,迪加托克所面对的对手也并不是一般的高手,就在水属性斗气二段变形出击的下一秒,从树被击穿的大洞处就飞射出无数浓郁的黑暗法球,前几颗法球主动撞上二段变形之后的水箭然后直接将对方吞噬后消失,紧接着后面的法球便更加畅通无阻地朝着夜精灵小队所在的位置飞撞了过去。

不过这一次,已经有所准备的夜精灵小队自然是不会继续被动地守御,和大长老苏马瑞奥交换一个眼神之后,迪加托克将手弩收纳到背后的专用的固定用具之中,然后从腰间抽出两把在月色之下散发着亮银色光芒的短剑直接就朝着对手冲了过去。

蓝金色的斗气随着迪加托克的双脚在地面上交替踩踏,竟是显出了如同真正踩在水面上泛起水花一般的一幕,与此同时,蓝金色的斗气从迪加托克手中双短剑的剑刃上延伸出来,构成了两道修长如水浪一般的斗气刀刃。

银色蓝色金色交相辉映,月光之下就连夜精灵小队的成员们都没有看清楚迪加托克做了什么,就见朝着他们飞撞过来的那些黑暗法球居然全部在瞬间就分割击散然后彻底消散于无形。

传说中,夜精灵一族最为憧憬的月神在诸神终末前夕为夜精灵后辈们留下的诸多珍宝之中名气最为响亮的那颗明珠——月光剑舞武技,在这一刻,在场的夜精灵们有幸亲眼见证了它的全貌。

伴随着迪加托克那如舞蹈一般的动作,夜精灵强者身上的蓝金色斗气以及手中短剑的银辉,仿佛渐渐地全部都化作了那淡如薄纱的月白光芒,一轮轮月牙般的剑芒伴随迪加托克的身影像四周散射出来,瞬间便将全部的黑暗法球一一击碎。紧接着,这些化作月白色的弦月剑刃却并没有失去作为水属性变异斗气所拥有的变形属性,它们就如同刚才的箭矢一般散开却并没有消失,重新聚集在一起然后再一次画作一道道锐利的箭头,越过前冲的迪加托克朝着黑暗法球飞出来的方向飞撞了过去。

只是眨眼之间,迪加托克便逆转了攻守形势形式,面对飞射过来的银色箭头,刚才挡过迪加托克弩箭的那道树再一次动了起来,墨绿色的生命魔法光辉绽放在树的周边,整座树开始如同一只巨大的异种触.手怪一般迎着暴雨般的银色箭头冲了过去。

银光在墨绿色的树上接连炸开,树藤触.手怪很快就被团簇的银箭刺穿成了到处都是破洞的残骸,不过尽管已经变得破破烂烂,这堆被墨绿色生命魔力包裹着的庞然大物却并没有就此倒下,反而在被银箭撕裂的部位瞬间就长出了全新而畸形的枝干或者树藤,张牙舞爪地朝着在银箭之雨后方如月下魅影一般飞飘过来的迪加托克迎了过去。

生命魔法的超级再生力么?

迪加托克冷哼一声,两手中的短剑再一次化作重重月影,身形整个被树藤怪物罩住的刹那,迪加托克竟是凭空消失只在原地只留下了一个残影,一道道银色的月弧在树藤怪物身上划过,在快要消失的时候紧接着又化作新一道不同的月弧继续轮转,几秒之后,树藤怪物全身上下就在迪加托克这一记将月光剑舞和水属性变异斗气融合在一起的攻击中彻底地化为齑粉。

然而也正就在迪加托克瞬杀了树藤怪兽的这一刻,在他之前刺穿了树藤怪兽身体继续前行的那些银色月光箭矢却也同时遭到了毁灭。

由于树藤怪兽的身体卷走了地面上全部的植被,在月光箭矢之雨前面完全就是一片空旷的平地,可是转眼之间一个身穿着黑色斗篷的身影就如梦似幻地出现在了那里,手臂一抬,一把骇人的巨大黑色镰刀就浮现出来。黑衣人镰刀舞动,只是简简单单地一次横扫,瞬间漆黑的魔力波动就扩散开来,将银色的箭矢系数全部荡得粉碎。

月色之下,经过了几回合令人眼花缭乱的对战之后的冰湖边难得地迎来了一刻平静,迪加托克和黑衣人相对而立,与此同时,站在冰湖边缘的大长老苏马瑞奥则是眯起眼睛打量着这个突然出现的黑衣人。

从刚才的那几记生命魔法与黑暗魔法来看,这个人应该就是这段时间他们一直在找的那个接连袭击祭坛的袭击者。苏马瑞奥张开口,想要询问来人到底是谁又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但问话还没有开口,突然间一种极度强烈的危机感就再一次从大长老的心底冒了出来。

强烈的魔力波动……来自上方!

苏马瑞奥猛地抬起头,看到了头顶的景象之后顿时脑后就冒出了冷汗。

一个蒙面盗贼模样的男子借助风力飞在半空之中,冷酷的眼神睥睨着下方的冰湖和冰湖旁边的夜精灵们,而在男子的高举的右手上,一颗硕大的压缩风魔弹悬浮在那里,看起来由于压缩了过度的风系魔力而显现出了深青色的光泽,在月色的照耀下显得无比的诡秘。

即使是不用魔力感知,光是看那颗巨型风压魔弹一样的魔法的规模,苏马瑞奥就知道这一定是一记奥术级别的攻击。

见鬼,为什么这家伙完全无声无息地就飞到了自己的头顶并且令他们毫无感知地就蓄积好了如此磅礴的魔力?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如果是在普通的战场上,拥有风火双系天赋实力高大七阶高阶的苏马瑞奥即使会因为对手这种意外的出现而感到吃惊,却也不会太过惊慌,因为他也并不是没有办法应对。不过此刻,他们的位置却是正好就在封印法阵所在的冰湖区域,一旦让如此巨大的魔力突然间在冰湖区域上方彻底地爆发出来,那么已经松动了的封印很有可能就此彻底地完蛋。

刚刚几分钟前才跟迪加托克说过的那个最糟糕的可能性,如今却已经成为了极有可能会在几秒钟之后就会兑现的残酷现实,这样的惊慌和压力令苏马瑞奥也顾不得关注心中对于那个高高在上的年轻人身影所产生的既视感,手杖高举,苏马瑞奥将自己领悟的闪电法则融入到自身的魔力之中,一股酝酿着狂躁能量的紫色闪电风暴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开始在他的头顶汇聚成形。

半空中的蒙面男子看到苏马瑞奥的应对,心中忍不住闪过了一丝疑云,他显然也很清楚如今的封印法阵估计是无法承受得住如此沉重的魔法打击,原本他以为苏马瑞奥会直接冲上来想办法把他和他的魔法逼迫到更高的高空之中,可苏马瑞奥的举动却出乎了他的意料。

难道这个老家伙自暴自弃了?尽管很佩服这老家伙居然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就聚集起了完全不弱于自己手上魔法的魔能量,但这简直不就是自爆行为么?那样磅礴的魔力在冰湖湖面上方爆发出来的话,即使不需要他的魔法轰击,估计封印法阵也照样无法再支撑住了才对。

一旁,同样也发现了半空中的男子的迪加托克想要过来支援苏马瑞奥,却被手执黑**力镰刀的黑衣人用如鬼魅一般的身法死死地纠缠住,腾空的,蒙面男子见机不可失,也不再犹豫,嘴角扯起一抹狞笑,男子将手掌中的巨大风球径直地抛向下方的冰湖。

“夜精灵,你们完了——”

自大的单方面宣言还没有结束,下一秒,男子的瞳孔就瞬间睁大。

滋啦啦啦——轰!!

紫色的雷云风暴随着苏马瑞奥的手杖指点,瞬间化作了一道可怖的能量洪流朝着天空中降下的巨型风魔弹轰然出射,宛若一柄兀然出世的创世之剑,从大地直冲云霄。

-----

---

时间少转,就在大长老等人在封印地遇袭被逼入绝境的稍早些时候。

夜精灵村落中央,原本安静的夜晚,突然间,几声接连想起仿佛是玻璃在龟裂的清晰脆响打破了宁静。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在这附近并且仔细辨认的话就会发现,这出人意料的声响正是从村落中央的这条街道上,那间被夜精灵两位长老安排给契露丝和娜诺哈二人暂时留宿的客房附近。

不过眼下,村内的夜精灵们几乎都已经进入了梦想,而村落内夜晚的巡逻队们也都没有途径这里,因此根本就不会有人发觉这样轻微的异动。

咔!咔!

龟裂声还在继续,又接连响了七八声之后,在契露丝二人留宿的那间屋子周边,一层不知道什么时候罩在那里的肉眼根本无法辨识的透明屏障突然间浮现出来,然后眨眼间便裂成了碎片。

与此同时,伴随着这层不知名的透明屏障的碎裂,契露丝她们居住的那间屋子——或者说是看起来是那间屋子的视觉景象——开始发生了诡异的变化。空间开始扭曲并变得模糊,紧接着化作了一团团可疑的烟气消散开来,一切归于平静之后,只见原本完好平整的小石屋,突兀地变成了一座天棚大开四周墙壁塌了一半左右的房屋残骸。

完全就像是将原本的景象硬生生地从原地“抠出”之后,再瞬间“嵌入”了这似是而非的一幕一般。

而就在这突兀出现的石屋残骸之中,小石屋今晚的主人契露丝和娜诺哈站在家具都变得一片狼藉的大厅中央,而在气息微喘身上明显有战斗痕迹的两女面前,一具身上血肉模糊几乎要认不出人形的尸体躺在那里。

从常理来说,这副如果出现在契露丝老家地球上的电影之中必然是会被划入限制级场景的猎奇模样的尸体,如果说他不是死的恐怕绝对会被人认为说这话的人精神有些问题。不过事实上,就在此刻,身上唯独只剩下一只手和一条腿还保存着原本形状的这具尸首上,这仅剩的两个完好部位却真的仍旧在慢慢地动作着,配合上已经几乎要变成一堆碎肉的身子,看起来与其说是猎奇倒不如说是恶心。

至少娜诺哈的表情就很是不好,虽说这具尸体变成这幅样子她和契露丝都得各占一半的“功劳”,但毕竟恶心的东西就是恶心。而在地球上看惯了僵尸特效电影的契露丝也好不到那去,带着一脸毫不掩饰的厌恶,狼少女挥挥手,用身周的解离流风将还在乱动的手臂和腿撕裂之后,拉着娜诺哈直接从大开的房顶飞了出去,望着头顶的夜空大口地呼吸起外面没有多少血腥和腐臭味的新鲜空气。

没想到,真的是没有想到。

契露丝沉默而贪婪地呼吸着,同时内心深处也带着震惊在感叹。

生命魔法,死灵傀儡……该死,她真是太大意了。

没错,躺在她们屋子里的那堆碎肉,正是之前利用封印魔法将她们困在屋子内的那个人类魔法师强者莱亚利。在契露丝和娜诺哈的围攻之下,只有七阶初阶并且并不善于正面战斗的莱亚利自然是并没有坚持太久。不过令契露丝和娜诺哈没有想到的是,原本一度被风枪魔法刺穿了胸膛的莱亚利,居然在她们正准备蓄力攻破莱亚利之前在屋子外设下的封印结界的时候诡异地“活”了过来,差一点就让对此毫无准备的契露丝受伤。

也正是在那个时候,契露丝和娜诺哈才知晓了一个惊人的事实——莱亚利,这个被夜精灵族长老帕洛阿尔以私人名义邀请过来,这些日子里一直在协助修补夜精灵的上古封印的这位人类封印法师,居然竟是一个早已死去之后又被人用禁忌的生命系魔法“复活”过来的……死灵傀儡。

重庆妇儿医院需要预约吗
重庆华肤医院电话
贵州癫痫医院地址
深圳白癜风治疗方法
枣庄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