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天辰诀 第二百五十九章 生死之道(求月票!)

2020-01-16 13:32:53 来源: 鄂尔多斯信息港

九星天辰诀 第二百五十九章 生死之道(求月票!)

、、、、、、、

~

轰轰轰!

一道道印法在阴魂身上炸开,阴魂凄厉地嘶吼挣扎,他看着悬浮在空中的明皇腰带,就像是看着什么可怕的物事,幻化出两条人类的手,抱着头不停地挣扎呐喊。

明皇腰带绽放出万丈光芒,将阴魂完全地镇压在了下面。

“先杀阴魂!”澹台绫正要出手,忽然动作都有些迟缓,一股可怕的气息压迫而来。

是什么东西?

澹台绫艰难地转头看向叶辰。

此时玄气风暴之中的叶辰,目光锁定在了嘶吼中的阴魂身上,眼神中骤然迸发出熊熊怒火,脑海中的飞刀升腾起一股强烈的神魂气息,神魂透体而出,迅速地在叶辰身体的上空,凝化出一个伟岸的人形。

这一次,叶辰凝化而出的,并非金甲兵士,而是一个通体漆黑,身高十丈,**着上身手拿钢叉的夜叉,它青面獠牙,长相狰狞,比一些恶鬼还要凶恶得多,如同远古苏醒的恶魔一般。

吼!夜叉仰天怒吼,就像是一头狂暴的野兽一般。

澹台绫见状,也是心惊不已,好可怕的东西,从这个夜叉的身上,她感觉到了一股强横毁灭的气息,魂乃心之所化,心成魔,魂亦成魔!澹台绫感到疑惑,凭叶辰的实力,就算入魔,也不可能有这么强大的威力,叶辰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想起天星印,莫非是那个远古妖兽造成的?

叶辰此时,已是完全丧失了理智,心中完全充斥着狂暴杀戮的念头,体内的玄气滚滚翻腾,黑色的神魂气息不断地升腾到空中,融合进夜叉的体内,夜叉的身体变得愈发地强壮伟岸。

夜叉通红如同灯笼一般的眼睛,扫过澹台绫,落在阴魂的身上。

那阴魂感受到了夜叉身上传来的可怕气息。发出阵阵痛苦的哀鸣之声,在这可怕的夜叉面前,它一点都无法动弹,就连明皇腰带的光芒,似乎也是黯淡了许多。

嗖的一声。只见那体型彪悍的夜叉瞬间移动到了阴魂的身边。举起手里的钢叉,怒吼着朝阴魂叉去。

钢叉脱手而出,带着阴魂的身体飞向了岩壁。

轰隆隆,整个岩壁似乎要跟着崩塌一般。

阴魂被钢叉钉在岩壁上。凄厉地嘶叫着,声音越来越虚弱。

看到阴魂痛苦挣扎,夜叉竟是十分快意,脸上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仿佛阴魂越痛苦。他就越快乐。他好像不想这么快就杀了阴魂,只是欣赏阴魂在那里挣扎。

澹台绫后退了数步,警惕地看着前方叶辰神魂所化的夜叉,她感觉到,夜叉体内所蕴含的力量,根本不是她能够匹敌的,虽然她也能击败被明皇腰带所伤的阴魂,但却无法像这夜叉一般,如此肆意玩弄阴魂。

这夜叉身上透露出来的毁灭气息。令她感觉到深深的忌惮。澹台绫感觉到,这夜叉身上的气息,跟叶辰的气息完全不同,但想不明白是为什么,莫非此时的叶辰。已是被某些东西控制?

远处魂魇宝珠突然光芒爆闪,一道黑光落下,阴魂凄厉地惨叫一声,化为了尘埃。

夜叉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茫然疑惑的神情,似乎是有点想不明白这黑色光芒为何能击杀阴魂。只见他右手一动。嗖的一声,钉在岩壁上的钢叉飞回了他的手里,他的目光落在了澹台绫的身上,眼眸中凶光爆射。

澹台绫虚空而立,对着前方身高十丈的巨大夜叉,她顿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杀机已是锁定了她,令她完全无法动弹,全身的毛孔,就像是被万剑刺入一般。

夜叉确实想要杀她!

她明白,此时叶辰已是无法控制夜叉!叶辰已是完全丧失了理智!

她冷眼注视上空的夜叉,举起三叉戟,虽然明知道敌不过这个夜叉,她也断然不会束手待毙!

叶辰神魂所化的夜叉正要举起钢叉攻击澹台绫,但就像是反应过来什么,顿了一下,目光茫然地看向四周,落在远处那一黑一白两颗宝珠之上,他目光之中那凶悍毁灭的气息,似乎变得淡了一些,静静地凝视着远处的两颗宝珠。

阿狸,小翼。

玄气风暴中央,叶辰心中依然充满了狂暴的杀意,他脑海中,似乎已是忘了阿狸和小翼,只是心底深处,还隐隐有着一种强烈的痛楚与深沉的怀念。

叶辰心中茫然,又转过头看看澹台绫,他的脑海已被杀念所充满,忘记了澹台绫的身份。

“阿狸,小翼?他们是谁?”叶辰眼神迷茫,喃喃地自言自语。

澹台绫勉强地运转白色纱绫和三叉戟保护自己,眼前的夜叉,身上的气势变得越来越强横,让她感到畏惧,仰头看去,身高十丈的夜叉如同一个能够毁灭世界的巨魔,原来叶辰入魔之后,居然是这般强大。

如果事先知道,她可能会毫不犹豫地杀了叶辰。

叶辰的眼神才稍稍变得清明一些,就又变得漆黑如墨,杀气四溢。

杀杀杀!

阿狸和小翼的死,给了叶辰太大的打击,叶辰不愿意去面对这样的事实,下意识地选择了逃避,而逃避,却是给了心魔趁虚而入的机会,完全地控制了叶辰的内心。

那身高十丈的夜叉,正是受心魔影响所化。

叶辰的脑海再次被杀念所充满,只见夜叉已是举起了钢叉,朝澹台绫扎了下去。

澹台绫心头一凛,此时的她,居然无力逃脱,就算是她如此强悍的实力,被夜叉的杀机锁定之后,居然连逃跑的能力都没有,下一刻,只怕她就要步阴魂的后尘了。

夜叉的钢叉还没有落下,突然停在了半空中。

叶辰脑海中的飞刀突然嗡嗡嗡地颤鸣了起来。

“啊!”叶辰头痛欲裂,抱头狂吼。

只听到无尽的远方,似乎传来一声饱含沧桑的轻叹:“为情入魔,何苦何必......”

这声音如同一股清泉,在叶辰的心中流过,体内的魔念,就像是污泥被清水冲洗而过,只听虚空中的夜叉也跟着凄厉嘶吼了起来。不停地挣扎,最终“嘭”的一声在天空中消散。

叶辰身周的玄气风暴也跟着消散殆尽,身体失去了支撑,倒在了地上,失去了意识。

远处。那迷幻宝珠和魂魇宝珠依然闪耀着晦暗的光泽。仿佛两个人,静静凝视着叶辰。

澹台绫回过神来,发现那个恐怖的夜叉已是不见,叶辰倒在了地上。

沉吟许久。澹台绫踏空而行,落在了叶辰的身边,低头看去,只见叶辰双眉紧锁,就像是碰到了什么痛苦的事情。英气的脸颊上,似乎还有一丝魔气没有散去。

澹台绫在叶辰的身边站了片刻,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刚才的夜叉,确实给了她极大的震撼。

突然,远处悬浮在那里的黑色宝珠有了动静,嗖的一声,朝叶辰飞了过来。

黑色的魂魇宝珠在叶辰的脸颊上空盘旋了许久,像是十分留恋的样子。突然直飞而去,嘭的一声,撞进了岩壁里面,消失不见。

澹台绫朝魂魇宝珠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秀眉微蹙。她再低头看向叶辰,缓缓地举起了手里的三叉戟,对准了叶辰的咽喉。

此人若是不杀,恐怕会引发一场浩劫。她举着三叉戟,只要她将三叉戟往前递上几寸。叶辰便必死无疑!

可是当三叉戟到达距离叶辰的咽喉不足三寸的时候,澹台绫停了下来,沉思许久。

叶辰依然眉头紧蹙,那尚显稚嫩的脸颊上,有着一抹化不开的哀伤。

澹台绫很疑惑,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停下来,如果是以前的她,知道叶辰体内有着如此可怕的魔物,应该会毫不犹豫地出手吧,现在她却犹豫,这是一件从未有过的事情。

她,依然还是那个澹台绫,雄踞一方的北海之王,只不过,有些东西,却像是隐隐发生了一些变化。

看着叶辰,澹台绫的三叉戟许久没有落下。

沉睡中的叶辰并不知道,此时的澹台绫,一个念头就可以决定他的生死。

“或许永远地沉睡过去,也是一种解脱。”澹台绫贝齿轻咬,仿佛是做下了决定,三叉戟又往前递近了两寸,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却有一个念头告诉她不能那么做。

为什么?

澹台绫心中很迷茫,她想不明白。

就在这时,只见远处的迷幻宝珠嗖的一声,朝叶辰飞了过来,飞到叶辰脸颊的上空。

澹台绫看到这一幕之后,停了下来,看向那枚迷幻宝珠,这迷幻宝珠通体发出乳白色的光芒,光芒之中,蕴含了一种柔和的,却又能穿透人心的力量。

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见迷幻宝珠发出道道柔和的光芒,流泻在叶辰的脸上,叶辰脸上那黑色的气息,似乎是渐渐消退了下去,紧锁的眉头慢慢化开,从痛苦悲伤的神情,渐渐变得详和,就像是一个睡着了的孩子。

“阿狸。”叶辰呢喃地说着,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酣睡了起来。

叶辰睡得很香甜,胸腹之中的呼吸之音,低沉却有力,就像是一曲浑然天成的旋律,而叶辰整个人,就如同跟天地之道融合在了一起。

叶辰那呢喃的话语,犹如雷鸣一般,轰击在澹台绫的心里,仿佛是将她冰冷的心撕开了一道口子,原来一直被她鄙弃的无聊的感情,可以在人悲伤痛苦和绝望的时候,给人如此的温暖,她的目光遥遥地看向远方,似乎看到了父王在对她微笑。

“父王。”澹台绫微闭上眼眸,想象着父亲的脸颊,感受着那一丝丝遥远的温暖,原来,她只差一点点,就变成了只懂得杀戮的机器,是那一丝深埋心底的对父王的眷恋,让她不至于完全沉沦。

原来,父王一直在她不知道的地方,静静守望着她。

这才是真正的生死之道,至深的感情,可以穿越生死。

~~

德宏州人民医院
昌邑市妇幼保健院
承德白癜风治好费用
海口市治疗牛皮癣医院
泰安治好牛皮癣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