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啸天涯 第四卷内门风云 第七十一章落霞谷

2019-10-13 07:38:13 来源: 鄂尔多斯信息港

刀啸天涯 第四卷内门风云 第七十一章落霞谷

不过周坤虽然看似三人中弱的,不过此人心细如发,无论在什么方面都好似要弱逐渐的师兄王羽一筹,在任何方面都让人感觉和王羽稍有差距,而这种隐藏好不让人看出来,可见这心细的功底极强。

赵杀的剑让周坤选择隐藏和死亡,不过周坤反应奇快,压抑的通窍七重的实力完全爆发。

“当!”双剑相击,周坤被赵杀击飞,控制不住身体向后急退,虎口也崩开流出鲜血。不过周坤全力的一剑并没有让赵杀得逞,其身体同样被这一剑反震,身体向着宋缺的方向退后。

“噗!”全力闪躲的赵杀仍然无法躲开背后的长剑,一道深深的伤口斩开后背的肌肉。

鲜血淋漓,不过宋缺并没有掉以轻心,因为在他面前的鬼剑赵杀的气势更加的强大,好似那满身的鲜血更加激发了那冲天的杀意。

不在示弱的苏浩,一刀斩杀掉老三,后者死之前露出解脱的表情,其心中好似再说:“终于结束了!”

苏浩之所以快速解决掉老三是因为他对赵杀的剑意十分的感兴趣,他想亲自尝试一下赵杀的攻击。

受伤的鬼剑彻底的疯狂,本来他是想打破两仪剑阵的束缚而后逃离的,这年头自己的命是宝贵的,不过修炼血杀剑意的他还不能完全掌控这股剑意。而当手中无法完全掌控的血杀剑意反噬的时候,赵杀就会像一个疯子一样只会无情的杀戮。

被杀意吞噬的鬼剑赵杀血红的眼睛盯着王羽,手中之剑诡异的一剑三影,没有师弟周坤在,两仪剑阵大打折扣,王羽只得就地一滚狼狈的躲避掉这满是杀意的一击。

心中只有杀戮,鬼剑赵杀横扫四方,宋缺皱着眉头手中之剑紧追,围魏救赵,在关键的时候解救王羽之困。而后被鬼剑赵杀一剑逼退。

苏浩加入战局,周坤提剑回援,四人分散四方结阵以待。

宋缺冷着脸提醒道:“这老鬼的剑法有古怪,你们小心点。”

话音刚落,赵杀的剑变向宋缺袭来,猩红的长剑散发出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血杀剑意让宋缺的反应有一些迟钝,不过作为星辰宗的核心弟子,宋缺也不是庸手。宋缺咬舌尖

,刺痛的感觉让自己清醒,而后脚下向右侧闪。

右侧的苏浩脚下灵动,手中挽了一个刀花主动和血杀剑赵杀交手。

刀剑在狂风中碰撞,苏浩三分刀意为支撑,一套狂风刀法,在这狂风的荒野上相得益彰。

呼啸的刀锋切过赵杀的左臂,不过处于嗜血状态的鬼剑赵杀完全是本能在战斗,其身体在空中一摆躲过苏浩的攻击,而后像是后背长眼睛似的手中血杀剑反手后刺。身后偷袭的王羽不敢以命换命,狼狈一躲,血杀剑贴着王羽的脸颊而过,剑锋斩掉一缕头发。

战斗中的苏浩并没有全力以赴,他需要时间去慢慢研究,鬼剑赵杀的剑意独特,而且还带有一点“势”的影子。

鬼剑赵杀已然受伤,一人独斗苏浩四人,沉重的踹息声像是一只受伤的狼兽。有了苏浩的加入,王羽、周坤两师兄弟再次双剑合璧,将两仪剑阵施展开,四人慢慢的将局势掌控。

不过苏浩的脸上越来越凝重,鬼剑赵杀的生命气息看似越来越微弱,但其血杀剑意越来越凝聚。

突然之间,鬼剑赵杀一声怒吼,一股实质般的威压冲向四方,连远观的欧阳倩都感觉到自己的呼吸有些不畅。

苏浩露出笑脸,因为他慢慢的逼迫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不过对长宋缺大喝道:“退!小心剑势!”

宋缺的大喝还是太迟,在两仪剑阵中自我感觉安全的王羽突然被这股威压笼罩,而后身体艰难的去躲避赵杀的剑。只不过他满脸恐惧,因为王羽感觉到一瞬间,他好像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惊恐的眼睁睁的看着血杀剑袭来。

剑势之中,周坤也受影响,无力救援,而宋缺心中已有去意,并不想犯险,因为在他看来,鬼剑赵杀这是在透支生命在战斗,只要拖一下时间,自己完全可以战胜。

在这关键的时刻,苏浩收刀闭上双眼,细细感悟,而后睁眼大喝:“杀!”苏浩的身影一闪,一招‘十步杀一人’发出。

苏浩的身影像是突然出现在鬼剑赵杀身侧,而后一抹刀光斩出,刀光闪过。赵杀条件反射的侧身挥剑回斩,但还是太迟,一抹鲜红出现在赵杀的脖子上。

苏浩此时已经出现在赵杀另一侧,只见他陌刀回鞘,而后快步走向师妹欧阳倩,而后在欧阳倩的身旁闭目盘膝而坐,就这样旁若无人的陷入修炼之中。

苏浩这惊艳一刀让其他人愣了神,当赵杀邪恶的血杀剑意溃散,圆瞪着眼直愣愣的倒在血泊中时其它人才反应过来。

王羽轻吐了一口气,带着感激望着修炼中的苏浩,这生死就在一瞬间的感觉可不好。

周坤上前扶起王羽望着苏浩也满是感激和敬佩之情,剩下的那两名通窍六重的旁观武者对苏浩这一刀也满是惊叹。

只有宋缺阴沉着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过宋缺随后冷笑着看了一看苏浩,而后收拾情绪轻声道:“各位苏浩师弟可真是天才,没想到这样一场战斗便有所感悟,我们收拾战场在小山丘后休息一下,等一下苏浩师弟吧!”

其他几人纷纷响应,各自搜索一下自己击杀的敌人,而后回到小山丘后欧阳倩的旁边点燃一堆篝火,准备煮一些食物饱一下肚子。

篝火旁几人轻声讨论,特别是王羽、周坤两师兄弟聊的热闹,周坤的突然爆发,展露出的实力可比王羽高一个小阶位。

一个多小时后,苏浩睁开双眼露出笑容,虽然没有完全悟透,但对于势的感悟他已经有了眉目,自己需要的只是一个突破的契机,不过苏浩知道像今天这样遇到一名武者突破势的机会太难了。

苏浩的醒来自然是受到大家的恭贺,宋缺更是带着诡异的笑脸热情的送上一只烤羊腿。

苏哈见到这只烤羊腿在望了望那一锅羊肉汤皱着眉头轻笑道:“宋师兄不好意思,我对这玩意的味道过敏,你自己享用吧!”

苏浩说完不由分说的从空间袋中掏出一只烤鸡,而后手中烈火掌运转,真气化着炙热之力将烤鸡烤热。

被苏浩拒绝宋缺轻笑道没关系没关系,而后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不过在宋缺转过身时,他满脸的扭曲,阴沉的双眼带着一丝杀意,不过一闪而逝,其他人并没有发现。

几人吃完午饭,迎着狂风向着目的地进发。

在几人离开一个多小时之后,几名武者出现在死去的狂风十三盗身旁,当几人看见鬼剑赵杀的尸首时吸了一口凉气。

“老大,这是鬼剑赵杀,我们――?”

为首的壮汉凝重道:“我们实力相比鬼剑赵杀他们虽稍胜一筹,不过这队人击杀狂风十三盗无一人折损,实力完全超出预料,撤吧!”

其实宋缺等人没有收敛赵杀的尸首,用来威慑后来之人也是原因之一。

荒芜的之地难有绿意,岩石和贫瘠的土壤不适合大多数物种,而这呼啸如刀的狂风也将许多生物灭绝。

不过这不代表这一片荒芜之地就安全,凶兽永远是荒芜之地真正的主人,人类只不过是在兽口夺食的弱者。

宋缺手持着藏宝图辨别着方位,这荒芜的地方很难找到有效的参照物,因而大家只能慢慢的跟在宋缺的身后。

傍晚,苏浩等人跟在宋缺的身后来到一处看似有些凶险的峡谷。风声在峡谷中穿过犹若龙吟,一股凶兽的危险气息散发而出,好似在告诫进入这的人“这是我的地盘”。

在斜向下的峡谷入口处,宋缺轻声道:“宝物就在这峡谷的深处,一会你们小心一些,这下面凶兽很强大,上一次可有不少人丢了性命。”

几人点头示意,欧阳倩也满眼精光,这一次探宝的并不是前辈高人留下的传承之物,而是一种灵果。而这灵果的名字叫着风灵果,自然这果实的作用是提高武者对风之意境的感悟。

风灵果虽然相比苏浩在九莲秘境所获的雷灵果要容易一些,毕竟这带风的险地大路上还是很多。不过这一处峡谷之中可是有凶兽守护,这无形中增加了获得的难度。

七人缓步向前,苏浩一手拉着欧阳倩,两眼扫过四方,两耳仔细的聆听。

呼啸的风越来越响亮,七人衣诀声响紧贴着一方山壁强行。宋缺在前阴笑着时不时偷偷扫过后方。

七人慢慢的向下而行,两侧的崖壁越来越高,不过这崖壁下方的风却越来越大。欧阳倩皱着琼鼻紧紧的拉住苏浩的手,开始的兴奋已经被这呼啸的风吹散。

嘶吼声不时响起,夹杂在风中特别的刺耳。七人收敛气息,尽量不招惹凶兽。

在山壁处有许多一人宽可供人深入的石缝,石缝延伸到那里并不知道,不过苏浩几人没有轻易的窥探,因为许多石缝都有凶兽的气息。

苏浩腰上灵兽袋之中寻宝鼠小白发出吱吱的声响,而后小家伙从灵兽袋中露出头警惕的四处张望,而后吱吱的在苏浩耳边说着悄悄话。

其它几人见到苏浩拥有一只二阶的灵兽有一些诧异,毕竟寻宝鼠小白的真实身份并不被人知晓,如果它的能力被人发现,那么这吸引力就不同了。

苏浩听完满脸的惊喜,只不过寻宝鼠小白是他的灵兽,而且相互间十分熟悉,这之间的交谈其他人并不知道是什么。

欧阳倩拉着苏浩的手,明显感觉到苏浩难掩的激动,不过小丫头还是很识大体,这其它的人并不值得完全信任,这有些东西还需要隐瞒一下。

苏浩收敛自己的心情和欧阳倩稍稍落后,让自己的心慢慢的平复,只不过小家伙带来的消息实在是太喜人了。

原来在寻宝鼠小白有些显眼,因而大多数时间都在灵兽袋中睡懒觉,而这个灵兽袋可是当年白鹏长老专门给金翅大鹏准备的,而这一年多苏浩几乎每一日都会偷偷的将那只金色的卵用真气滋养,只不过这只金蛋,这么久以来完全像是一个无底洞,将苏浩供给的真气吞噬干净,但还是没有孵化。

而来到这一处峡谷之中,睡梦中的寻宝鼠小白被自己当枕头的金蛋给烫醒了,看来这金蛋快要孵化了。

在峡谷深处,宋缺在一个两米多宽的石缝处停留,而后轻声道:“跟上!天快黑了,我们找地方休息,明天再走。”

几人摸进石缝,这一处石缝中没有狂风,几人舒了一口气。

苏浩休息一会轻声问道:“宋师兄,这一处峡谷到底有多远,怎么我们走了这么久还没有到底。”

宋缺掏出水壶喝了一口轻声道:“放心吧!苏师弟,明天我们转过两处石缝,而后再走一个多小时就到了,不过今晚大家养精蓄锐,明天一早可有一场大战。”

苏浩闻言心中明了,和欧阳倩分食烤鸡,而后盘膝休息,欧阳倩倒是十分有派头,从空间袋之中掏出自己的专用睡袋,舒舒服服的躺了进去。

欧阳倩的睡袋让王羽眼前一亮,其忍不住叫道:“这也可以!欧阳师妹真是天才,回去我也得弄一个。”

黑夜之中,不远处峡谷的风声施虐,呼啸的风声如鬼哭狼嚎,黑夜中这风的力量比白天强了许多。

由于这附近有凶兽的巢穴,因而大家找到避风的地方变各自分散休息。

苏浩护在欧阳倩的睡袋旁,闭上双眼慢慢的运转着真气,右手放入灵兽袋中将真气灌注在滚烫的金蛋之上。

第二日一早,霞光四起,这处天空的云朵完全被吹散十分的美丽。欧阳倩满脸迷醉的望着天空的霞光,宋缺突然轻喝道:“好了!启程了,我们要从这个石缝穿过到另一个峡谷之中,那里有我们渴望的宝物。”

宋缺满脸的激动,铿锵的话语激起了大家的兴趣。

苏浩终于明白昨夜会选这一处石缝休息,原来从这儿还可以穿到另外一处峡谷。这也让苏浩明白为何这一处如此显眼的峡谷中有重宝这么多年面没有人发现。

不宽的石缝,苏浩走在美其名曰照顾师妹,在后面断后。其实他是对宋缺有深深的忌惮。不过这行走之间的路线苏浩全部认真的记录在心中。石缝方向变幻,好像有自己的自然轨迹。

“前面我们要改方向了,那样才能到达宝物所在的地方。”宋缺说完带着苏浩进入另一个石缝。

苏浩在后小心翼翼的扫视着这有些隐蔽的石缝,一股危险的感觉油然而生。这一路上大家实在是太安全了,这峡谷之中大家昨天一天都没有和一只凶兽遭遇,这说明宋缺在这一块真的是对这地图上的路线十分熟悉,而其穿行间根本无多少思考。

一股莫名的威压从远处传来,而苏浩越靠近越感觉到这一股威压的不凡,不过这股威压并没有杀意,这倒是让苏浩轻舒了一口气。

宋缺感觉苏浩的谨慎,转过头轻笑道:“苏浩师弟不用担心,这外面有一处一头封闭的峡谷,里面是一个天然的纹阵,威压就是从纹阵中传来的。不过一会师弟小心些,这里面的凶兽实力都很强,欧阳师妹到时候可要躲好,不要被凶兽发现。”

不多久,七人穿过石缝来到一处封闭的峡谷,峡谷之中呼啸的狂风四处肆虐,苏浩悟得六分风之意境,对这风的感悟很深,因而对这无名峡谷的风十分的在意,因为苏浩感觉到风的灵性。

而欧阳倩则是被另外一件事情给吸引,而这被吸引的不止欧阳倩,只见这一处峡谷的石壁十分的光滑,像一面面明镜,而此时朝霞满天,红红的太阳将石壁照得更亮。而在石壁之上像镜子一样映照太空的霞光,让霞光像是落下来一样。

“师兄!这一处落霞谷还漂亮。”

“嗯!的确很漂亮,不过师妹,小心些,这危险往往都在漂亮的地方。

宋缺在前满脸凝重道:”各位苏浩师弟说的没错,等会大家小心谨慎一点,这可是一场关系生死的战斗。

宋缺随后从怀中掏出六个瓷瓶,而后轻声道:“这峡谷之中生活着一群毒蛇,这瓷瓶之中是我从黑市中购买的解药,一会大家度过中毒可服下白色的解药,另外红色的药丸可以敷在中毒后清洗后的伤口处。”

宋缺将药瓶一一发给大家,每人一瓶解药,这样的话才会安全一些。几人收下解药,欧阳倩更是倒出一粒白色的解药和红色的外敷药,小丫头轻轻的闻了闻轻声道:“真香。”

其它几人也倒上两粒一观,确认这解药的成色,苏浩也有样学样的倒出两种解药。不过当看到和闻到自己的解药时,苏浩皱了皱眉头,而后望了望正笑得得意的宋缺。

苏浩可是获得毒师何泽的《毒经》,这用毒、解毒也算是半个毒师,而宋缺所给的白色解药看似一样,但苏浩的解药和欧阳倩的解药确有区别。苏浩近距离的感知十分灵敏,欧阳倩的解药药香和自己的药香在普通人眼中可能没有什么不同,但在苏浩的鼻下却有着天壤之别。

药这东西,或许缺一味这解药就是毒的毒药,更何况在苏浩的感知中这两颗白色的药丸差许多。

北京癫痫病的权威医院
湖南看不孕不育女性医院好吗
黑龙江前列腺增生手术费用
江苏女性不孕不育医院哪家的医院
天津的治疗妇科疾病的妇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