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时空劫匪 第三百三十章 九雷阵法

2019-12-05 08:25:18 来源: 鄂尔多斯信息港

超时空劫匪 第三百三十章 九雷阵法

盖雾如实说道:“我们被困在了这里,无法出去……”

逍遥子怒道:“你们被困住了,为何把我们弄过来?”

逍遥子之所以感到愤怒,是因为他觉得,能困住盖雾的地方,同样也能困住他们。

本来他们正在驯养幼龙,好不快乐,却突然被盖雾拉到这火坑里,想不怒都难。

盖雾道:“即将有个恶魔恢复自由,我们需要动用一种古老的阵法,再次将其封印,但这阵法,需要九人才能完成。”

盖雾就是要让他们明白,请他们过来,纯属迫不得已。

孤独求败目光扫过所有人,道:“你们有十个人。”

这两个老头子,看到会走路的白骨,居然一点都不觉得惊讶。

这也难怪,毕竟他们也是抢劫系统的玩物,被送来送去,见识过太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盖雾叹道:“有两个是废物,不能算,那具白骨是活祭品,不能算进去。”

逍遥子问道:“废物是谁?”

盖雾转而对白骨说道:“开始吧,没有多少时间了。”

白骨点头,的确没有多少时间了,当即给众人讲解九雷阵法,并亲自指导几人站位。

九雷阵法不需要多么高深的法力,只需要阵法的组建者,能够熟练的走位,彼此间配合默契,就能发挥出无比强大的力量。

本来一直在埋怨的逍遥子和独孤求败,却渐渐被这阵法的奇妙吸引,全身心投入进去。

徐野驴坐在一边,暗暗运转修为,修复受伤的身体。

必须得尽快让自己的伤痊愈,不然的话,若被盖雾抛弃,恐怕很难活着离开。

到了关键的时刻,还是得靠自己。

枯叶低声道:“我知道九雷阵法,可就这样临时找九个人,经过短暂的训练,就想封印大祭司,绝无可能。”

“但目前貌似只有这一条路可走,那具白骨死活都不肯送我们出去。”徐野驴说道。

“或许还有别的办法。”枯叶道。

徐野驴闻言登时来了精神,问道:“真的?什么办法?”

枯叶抬头看向其余人,低声道:“你小点声,别被他们给听见了。”

换做平时,就是他们低声耳语,盖雾和岳月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不过现在他们正忙着学习九雷阵法,估摸无法分神关注这边的情况。

徐野驴想着急声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枯叶从怀中掏出一件东西,说道:“或许这东西能帮我俩逃出去。”

那是一只古旧的石碗,并不大,打磨得也不精细,表面非常粗糙。

徐野驴无语道:“靠这只破碗就能出去?”

只觉枯叶还在梦中,根本不知道在现实中他们正在面临什么。

枯叶再次看了盖雾一眼,悄声道:“这是血池至宝。”

“血池至宝?”徐野驴哂笑,就这一只破碗,能是血池至宝?

“是真的。”

枯叶蹙眉,道:“那些金银珠宝的价值,加起来都比不上这个。”

徐野驴看她不像是在开玩笑,便重新审视那只石碗,只不过他看不出任何名堂。

“玄黑,猎鹰,等等,他们涉险来此,都是为了得到它。”枯叶这般解释,就是想让徐野驴相信,这只石碗真的是宝贝。

踏遍九大部落,恐怕都找不到能和石碗相比的宝贝。

枯叶不指望徐野驴能明白石碗的价值,只是想让他知道,依靠石碗,他们俩能逃出去。

这只石碗,如果扔在那些珠宝里,徐野驴肯定看都不看一眼。

但若能带其回到现实世界

,石碗估计会很值钱。

徐野驴道:“先看看再说。”

枯叶点头:“我也需要做一些准备。”

……

经过半个时辰的训练,白骨才稍觉满意。

此刻,整棵大树上的叶子,所剩无几。

众人所站的地方,全是枯黄的落叶。

就连白骨的石床上,也铺了厚厚一层,想必躺上去会很舒服。

白骨知道不能再拖,便道:“就这样吧,等大祭司真的从里面出来,这阵法就没用了。”

九个人随即迅速站位,绕着大树而立,个个神情凝重。

逍遥子和独孤求败很不理解,放着厉害的徐野驴不用,却让火儿这种小人参加,只觉盖雾的脑袋一定是坏掉了。

但他们不会说什么,只会做好自己手头的事。

同时他们也从九雷阵法中,学到了许多。

落叶枯黄,如生命的逝去,透着无尽的悲伤。

在九雷阵法启动的那一刻,四周隧洞里的声响,更加刺耳。

那更像是临死前的惨叫。

随即整棵大树都颤动了起来。

到处都显得无比诡异。

徐野驴神情大变,没想到在阵法启动时,大祭司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急忙拉着枯叶躲进了一个隧洞。

呆在隧洞里,那种恐怖的死亡气息,才会稍稍减弱。

但仍令他们恐惧至极。

枯叶道:“你信我吗?”

徐野驴狠狠点头。

“咬破手指,将血滴进碗中。”枯叶说道。

徐野驴疑惑地问道:“做什么?”

若非那次跟盖雾歃血结盟,可能这回他的胡作非为,会让盖雾和岳月下决心杀他。

故而徐野驴对鲜血非常敏感。

枯叶急声道:“想出去的话,就快点。”

徐野驴问道:“为什么不用你的血?”

“谁说不用?”枯叶说着咬破手指,挤出鲜血,滴进了石碗里。

徐野驴见状长舒口气,只要枯叶也会用自己的血,那就没什么问题,说不定他们之间,还会形成一种牢不可破的关系。

见识过歃血的好处后,徐野驴现在相信,血的缔约,远比誓言有用。

徐野驴再不犹豫,咬破手指,也将鲜血滴进石碗。

枯叶笑道:“没事了,就算他们失败,我们俩也能成功逃出去。”

徐野驴看向明月,叹道:“要是能带上明月就好了。”

明月正在奔跑,长发飞舞,身姿优美。

徐野驴有点恍惚,想不通他为何要伤害这么漂亮的明月。

和明月相比,枯叶真的很普通。

枯叶问道:“你很喜欢她?”

徐野驴点头。

枯叶又问:“那你为何伤害她?”

徐野驴无法回答,想说是因为枯叶,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那棵大树上的叶子,飘落得所剩无几,甚至都能数得清。

而大树的颤动,愈发剧烈。

嘶吼如雷。

大祭司就快彻底重生。

白骨站在石床上,大声说道:“就差一点儿,别放弃,千万别放弃。”

安徽省荣军康复医院
平邑县中医院怎么样
云南好的男科医院
汕头私立妇科医院
吉林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