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名副其实的“长江港”?

2019-01-11 18:26:58 来源: 鄂尔多斯信息港

谁是名副其实的“长江港”? 万里长江航运资源丰富,也建设了众多港口。但谁才是“长江港”,在上游却有不同的答案。 从地理位置来说,与四川省交界的云南省昭通市水富港是万里长江航运的起点,这里是长江干流金沙江700多公里库区两岸水运物资翻坝转运的一站。在这座位于金沙江畔的小县城里,跨江大桥和路灯基座上,都标志着同一个词:“万里长江港”。 但类似的说法和标语,也同样在水富港下游40公里处的四川省宜宾市出现过。作为金沙江、岷江交汇的地方,这里是万里长江的零公里起点。近几年,宜宾港的航运吞吐量也迅猛增长。 2018年7月26日,云南省水富港,几名工人在工作。水富港在长江经济带、成渝经济带和滇中城市经济圈三大经济区域交汇处,长江、金沙江、横江三江在此交汇。水富港顺长江可直达上海,是云南省长的内河航线。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赵迪 摄 不光是名号,这两个港口也经常拿数据说事儿。正在改扩建中的水富港设计货物吞吐量540万吨/年,能够实现2000吨级以上船舶通江达海。而涵盖11个作业区的宜宾港,今年一季度的货物吞吐量就已经达到了3466万吨。 到底谁才是名副其实的“万里长江港”?在名号争议的背后,两个港口应该如何定位,可以实现长江港口航运的协同发展? “长江港”之争 站在距离长江零公里起点十多公里的宜宾港码头上,四川宜宾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征宇多次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强调:“宜宾作为(长江)始发港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距此40多公里,云南省昭通市水富港的公开资料中也说:长江、金沙江、横江的交汇处,内昆铁路进入云南的站,万里长江港。 不只是长江边的地理位置,这两个港口所处的经济区位也有着明显的重合。在宜宾港的“自我介绍”中,其处于成都-贵阳、重庆-昆明“X型”交通交汇点,是成渝经济区连接南贵昆经济区走向东南亚的门户。“宜宾港既是我们宜宾的港口,也是四川的港口,同时也是云南和贵州的港口。”刘征宇说。 2018年7月26日,云南省水富港现场。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赵迪 摄 而在水富县交通运输局局长刘和开看来,位于云贵川三省交界,京昆、沪昆铁路交界处的水富港,既是云南融入长江经济带的重要门户,也是长江经济带、成渝经济带和滇中城市经济圈三大经济区域的联系纽带。 作为建港历史较为长远的“老大哥”,水富港近几年虽然在货物吞吐量上已被下游的宜宾港超越,但也在加快扩充运输能力。 2013年,昭通市交通运输局委托交通运输部水运科学研究院编制了《水富港总体规划》,拟建7个泊位,占地约400余亩,设计货物吞吐量540万吨/年,估算投资24.6亿。目前正在加快中心作业区、物流园区和进港专用道路施工用地征拆,计划2020年全面建成新的水富港。 但这项计划可能遭遇现实障碍。据刘和开介绍,目前宜宾到水富港的航道只能通行1000吨级(含)以下的船舶,若要提升水富港吞吐能力,首先需要提升这段航道的通行条件。但是,双方围绕这一航段的协调工作推进起来还不是特别顺畅。 而且,宜宾以上的长江航道也是一些珍稀鱼种的重要栖息地,生态环保也是阻碍上述航道整治计划成功实施的一个因素。“我们开了几次协调会,但上面没批回来,那就不能动,因为环保现在大家很重视。”刘和开说。 长江港口如何协同发展? 事实上,水富港和宜宾港之间竞争的,不一定只是“万里长江港”的名号。类似的关系也不是此处独有。在国家发展改革委综合运输研究所综合研究室副主任樊一江看来,这两个港口之间的关系,是长江沿岸众多港口之间关系的一个缩影。 “以前,地区之间分割比较严重,你干你的事不考虑我,我干我的事也不考虑你,所以会形成当前的局面。”在他的印象中,这类情况,在长江中下游地区也比较多见,有的地方甚至每个县都有自己的港口。 7月25日,云南省水富港,45岁的张忠喜在工地上工作。他的家乡在辽宁丹东。据了解,水富港始建于1974年。近年来,水富港货物吞吐量每年以20%―30%的幅度增长,已经超过了改扩建设计能力。2016年8月1日,水富港至G85高速公路联络线开工建设,同年10月,中嘴作业区开工建设,包括3个件杂货泊位和货物转运场地,计划2020年全面建成全新的水富港。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赵迪 摄 樊一江认为,出现这类问题的根源还是各地产业发展缺乏差异化定位,“每个地方都想做大,但各自的特点没有很明显”,而且都想充分利用境内的长江岸线资源。在他看来,长江经济带上的城市应该根据自身产业特点、区域经济规模来发展港口航运,应该对一些超其所需的港口建设计划重新考量。 那么,如何引导此类条件类似的港口协同发展?他认为,这既需要各地发改、工信、交通等部门从产业布局上做出协同发展的规划和要求,也需要听从来自企业和市场的声音。“政府规划应该考虑的是怎么提供服务、公共设施,但港口的发展应该更多地市场化操作。” 事实上,长江经济带上各省市政府之间,正在围绕产业、交通的协同发展探索较为成熟的沟通、协作机制。 7月26日,第二届长江上游地区省际协商合作联席会议在四川成都举行。会议审议了长江上游四省市(云南、贵州、四川、重庆)2018年将在生态环境联防联控、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公共服务共建共享、旅游合作共赢发展等4个方面合作的工作方案。 2018年7月26日,四川宜宾港。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赵迪 摄 目前,宜宾港已与重庆港、南京港、上海港开展了业务或股权方面的深度合作。水富港与宜宾港也曾签约,在集装箱中转、江海联运、口岸通关、港口物流等方面加强合作。 作为宜宾港的负责人,刘征宇非常期待未来在区域协同的背景下,与水富港或长江沿岸其他港口之间的协同合作。对于未来与各个港口的竞争,他认为这也是提升港口营运能力的机会。“企业看的是谁(哪个港口)更近,谁的成本更低,这是我们应该抓住的机会。”晚上发风疹怎么引起的
夜间肚痛如何好
玉林正骨水价格多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