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阳仙尊 第十四章 初试

2019-09-25 14:26:55 来源: 鄂尔多斯信息港

纯阳仙尊 第十四章 初试

莫桑见推脱不掉只好收下,莫桑收下书籍便要起身告辞。那和尚看着莫桑的背影又説了一句话。

“施主此行必有祸事,还望通读此清心咒

纯阳仙尊  第十四章 初试

。莫要执念太重,方可平安无事啊。”

莫桑原本已经转身,听到高僧一言心中略有迟疑,转身对着高僧深鞠一躬説道。

“谨记大师教诲,xiǎo生告辞。”

説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莫桑一路心事重重,没一会儿就到了状元楼下。见到门口接引的侍女,莫桑简单的打了声招呼就进去了。

回到房间后,莫桑思绪未定。他心中一直在思考着那高僧的话以及书简上的卦文:洗耳不闻权中贵,披襟不让拜王廷。

句可以解释为莫桑此时的心境:他不攀权贵,不愿做官的想法。可后一句説“披襟不让拜王廷”又是何意?难道説是他要造反吗?

要知道,这天下除了那修道的大能之士可以不用跪拜皇帝,莫桑一介书生如何能够做到?

莫桑想不明白,突然想到那和尚送的无双清心咒。听那和尚説有凝神静气的作用,就拿出来随便翻来看看。

读了一段之后,莫桑心中繁杂的思绪确实少了很多。看来那和尚给的清心咒是个好东西,莫桑瞧的新鲜就忘我的看了下去。

会试轮之后,大概需要七天才能揭榜,揭榜后便可参加第二轮考试。

这七天莫桑没有出门,一心在房间里诵读清心咒。这清心咒不仅可以凝神静气,似乎读的多了心中便会有一丝佛念萦生。

其实莫桑不知道,他这几日诵读已经在身上产生了一道佛气。如果有那庙中的xiǎo和尚见了,必然会大惊失色。因为这佛气萦绕就是佛家弟子修行入善缘期的表象,而莫桑仅仅通读无双清心咒才一个星期便出现这种景象如何不让人惊奇?

要知道中原佛门弟子中,修行三年进善缘期便可称为佛根深厚智慧通达。进入善缘期之后,身体就会多一道灵光出现。

这灵光虽然并无太大作用,却是一个修行之人入了佛门的表现。而有了这道灵光,即使在那阴气极重的地方也可保自己不被阴气侵蚀出现神经失常的情况,也就是説有了这道灵光就可以守住自己心神不被外界干扰的好处。

第七日清晨,天刚蒙蒙亮,莫桑就听到门外有急促的敲门声。

“少爷,快起来。我是福伯啊,有天大的喜事要告诉你。”

莫桑被这敲门声吵醒,无奈只好起身开门。见到福伯双手颤抖的捧着一卷文书,此时已经笑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莫桑还在睡梦中不知道福伯究竟在干嘛,只好开口询问。

“这大清早的有何喜事不能等我起床了再説?福伯你做事向来……”

莫桑话还没説完,福伯就激动的开口打断了他下面的话。

“少爷,恭喜您。初试考得名!这么大的喜事要我如何能够等?”

莫桑听福伯突然説出名三个字,心中也异常兴奋顿时睡意全无。再看着福伯手中金黄色的卷书终于可以确认,必然是无疑了。

因为这皇榜中只有那名所发卷书才可用象征皇室贵气的金黄色书卷!其它的都只是红色而已。

莫桑激动的一把夺过福伯手中卷书,迫不及待的打开。直到看见那“莫桑”二字书写在卷书上方才放声大笑起来,一切的努力没有白费啊。

没想到自己一直担心害怕的事情终于落地了,虽然那华虎有其姐华妃的答案相助却也没能挣过自己的名头。

科举中,一直有一种説法。如果有人可以连中大三元,那么此人必定有龙气保佑。也就是説可以被皇室所看重,招个驸马或者做个太傅什么的都不是问题。

驸马就是公主的丈夫,自然是皇亲国戚。而太傅就更厉害了,是太子的师父!位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官职,而且有天子之师的殊荣。那必然是无限的风光,是所有读书人想得到的荣耀!

然而莫桑并不贪图那些虚荣,但是身为一个读书人,那种三次考试都是的荣耀感他还是很想拥有的。

此时关已过,那么第二天就要去参见会试第二场了。此时莫桑已经信心百倍,有了这一次的成功,他已经不再把那华虎当做威胁。因为他已经将心理的魔障扫除,即使那华虎拥有了答案自己依然可以战胜他!

三次考试中,轮的八股文可谓是所有读书人的噩梦。有何其多的书生,从二十几岁考到八十岁都依然不能过那八股文的关口,终其一生被卡在举人上。

这轮难的关口已过,那么第二轮自然不成问题。

三轮考试,一轮是策问。皇帝亲自出题并选出第三轮策问的名,综合前面两轮成绩终由皇帝决定当届的金科状元以及后面的名次排序。

莫桑吩咐福伯xiǎo心的将书卷收好,因为第二天他还要拿着这书卷为凭证去参加第二轮考试。第二轮考试仅有八百人有资格参加,而考试的场地也换到了贡院内进行。

莫桑兴奋之余,也不忘告知福伯赶紧书信一封回去报喜,告诉父亲和母亲大人自己已经中了会试元。

福伯xiǎo心翼翼的将书卷收好,听得少爷吩咐连忙diǎn头应下。福伯刚准备转身离开,却瞧见莫桑进入不同与往常,身上似乎多了一些什么特殊的气息,不禁疑惑的开口道。

“少爷,老奴观您今日似乎不同与往常,身上多了一些祥和之气,不知是何故啊?”

莫桑听到福伯开口询问,他也不太清楚这些事情。只因此事太过高兴,也就没有把福伯的话放在心上,只是随意的答复道。

“是吗?少爷我今日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啊?可能是因为人逢喜事精神爽吧。”

福伯听着莫桑的解答,感觉有些在理也就没有再询问什么,只是赶忙回去准备发信回家报喜去了。

莫桑此时高兴,已经完全没有了睡意。见到桌上还剩一壶酒没有喝完,于是起了兴致坐到桌子前满了一杯然后一饮而尽。

宜春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宜春治疗睾丸炎方法
宜春治疗睾丸炎费用
宜春治疗睾丸炎医院
宜春治疗龟头炎方法
本文标签: